网站标志
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您好,您已登录!  进入会员中心  退出登录
全站搜索
新 闻
文章搜索
随记,语言与结构
作者:张永渝    发布于:2020-04-29 06:41:39    文字:【】【】【



  无核细胞进展到有核细胞,无性繁殖到有性繁殖,是生物组织的重大变化。语言的出现是自然界最后一次重要转变,从灵长类社群到以语言为主的社群。


  帕斯在诗里写道:“语言不是符号,是似水流年。/当我们叙述/所说名词的含义/就是在诉说时间/表明我们只是时间的别名”。   《载芟》和《良耜》将时间引入诗行,希尼将诗行引入田间如流淌的渠水。《白华》将情致和语调托付于白云,张枣骑着云里的鹤递来优美姿容。狄兰·托马斯养育光芒,沃尔科特弹奏想象,特兰斯特罗姆从梦里空降。于坚和西川,汉语里的两个目标,各占《伐木》里二字:“(终)和(且)平”。


  “先学而后生”1。温习《生民》,先育嘉种;再习《绵》,“周爰执事”。回到《板》、《荡》,面对残酷的现实:虽言之多辟,操习者不乱阵脚。”靡不有初“:一定要坚持到底。 谨慎如一个小诗人。“夙夜在公”的小吏。把流逝的光阴都交给结构,用内心的运动来联结。


  布罗茨基说:“诗中最重要的东西是结构,不是情节,而是结构。·····即使这个运动只有你一个人能懂······主要之处,就是这个最戏剧化的原则——结构。要知道,比喻本身就是小型的结构”。结构的另一种含义来自于弗里德里希:“对于文学现象来说,‘结构’所刻画的是一种有机构造,是众多不同事物的一种具有典型性的共同之处。”2


  在边城,乐于搭建完整谱系的作家有一个共同点:以执拗的风格练习为动力,以内心的运动为羽轴,成长的细节连精确的场景作钩在一起的羽小片、接成羽片。此中的结构,不仅是用鸟喙不停修理的、柔软轻盈的外在形态,还是近乎完美、持续高效的动态系统。


  《公刘》诗云:“于时言言。于时语语”——世事繁杂,众口嚣嚣。王献之却说:“世人哪得知”。会心者帕斯写下坚劲的诗句——


  在大海的黑夜里,


  穿梭的游鱼便是闪电。


  在森林的黑夜里,


  翻飞的鸟儿便是闪电。



  在人体的黑夜里,


  粼粼的白骨便是闪电。


  世界,你一片昏暗,


  而生活本身就是闪电。



  在诗人眼中,生活里成长的想象和想象搭建的生活构成了整个世界——“于时处处(《公刘》)”。诗人的世界,是语言之大块。高天所覆,大地所载。它是后稷培育的“嘉种”,是古公亶父立起的皋门,是矿石流出的蜜,是穿过绿色茎管催动花朵的力,是赫利孔山水井的回声,是在厩中跺脚的星座,是一棵在雨中行走的树,是一柄长鞭甩出黑色的闪电,是马眼里涌起的墨绿色的波涛,一切所由,一切所往,皆付与流逝的时间。


  注1:余世存言:“生生之谓大德,学生,要义之一在于先学而后生”。详《先知中国·序言》。


  注2:转引自程一身评论罗羽文章。


  (2017、6、7)



分享到:
    
下一篇: 英雄噶尔丹
               
                     地  址:杭州市莫干山路    电  话:0571-98765432

                      传  真:0571-12345678    联系人:李经理

     手  机:18888999988       邮  箱:oywl@yahoo.cn    邮  编:300009    蒙ICP备19000057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