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标志
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您好,您已登录!  进入会员中心  退出登录
全站搜索
新 闻
文章搜索
文章正文
鸽子洞传奇(微电影剧本)
作者:快乐草原网    发布于:2018-10-31 14:55:05    文字:【】【】【

鸽子洞传奇

 

人物

 

鸽子

三枪

秦师傅

杨排长

二少爷

郑警官

加腾队长

--------

 

旺业甸森林公园风光----

 

美林谷春山如笑,翠绿欲滴。

韭菜楼绿波翻滚,郁郁葱葱,

滴水壶白练垂空,飞珠溅王。

神女峄怪石嶙峋,危峰兀立。

 

画外:

 

旺业甸国家森林公园,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做为革命老区,这里的人们同日本侵略者展开不屈不饶的反法西斯斗争。

 

榆树村,晨。

几声锣响惊破了山村的沉寂,胡警官边敲边喊: -------榆树村的老乡们,皇军要发良民证,去中心部落集合等侯-------

秦师傅听到喊声,走出门外。

郑警官 是秦师傅

郑警官朝秦师傅鞠躬。

秦师傅: 你们造孳吧,不知又要怎样糟蹋活人,一群畜牲,还要强迫别人做良民!

郑警官悻悻而去。

郑警官走向二少爷院内。

鸽子将人阻止屋门外。

鸽子: 胡警官,大清早不去执行你的公务,歪五邪六的跑到这里做什么,是不是看着人家男人不在家?我可是告诉你,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满希白川是个男人我都答应,就你不行!

郑警官: 二奶奶,你这嘴有多损,可别把话说绝了!

鸽子: 你都快把坏事做绝了,我还不能说绝!

郑警官: 你整日骂我做坏事,我就不知道我到底从那点做了坏事?

鸽子: 中华民国你做警察,日本人来了你还做警察,你可真有本势,整日腰上背个巴拉子,吆五喝六的,这欺负老百姓就成你的职业了?

郑警官: 我欺负谁了,我也只不过给人家日本人跑跑脚,动动嘴,你听算,不听拉倒,别看我身上背着枪,只不过吓唬吓唬,我知道我名声不好,还不是为了混口饭吃,这不和你从前在窑子里一样,没办法,现在想从良,晚了!

鸽子: 缺德鬼,我从前在窑子里待过不假,可那时候我伺候的也是中国人,现在你呢?

郑警官: 又要骂我汉奸!

鸽子: 您还知道自己是汉奸!听说岭东来了八路军武工队,他们是既打鬼子又锄汉奸,新开坝警察署孙署长的脑袋是让人家提走的,你还不小心!

郑警官连忙制止: 二奶奶,这事你可千万不能乱说,日本人找还找不到呢,抓住就是国事犯,没命了!

鸽子: 我也是提醒你,千万给自已留条后路,这良民证又是啥意思?

郑警官: 良民证?还不先去部落里先把你家二少爷花钱赎回来,别管裤裆里那玩艺有用没用,看着也是男人,也是一家人不是!

鸽子: 二少爷咋了?

郑警官: 他以为在家是少爷,在日本人面前还当少爷?他也真是不受调敎!

 

回忆

 

二少爷終于抽足大烟。

二少爷走出门外。

二少爷不俏地望了一眼佇立在门口的郑警官。

二少爷又悠然地斗玩起关在笼子的鸽子。

郑警官: 二少爷?

二少爷: 是郑警官!

郑警官: 河东那十亩地,你就真是卖掉了?

二少爷: 卖了,不卖我沒钱还人家!

郑警官: 儿卖爷产不心疼,你就真是一点也不体谅老东家留下的祖业,希白川谁不知道你家,梁西至北岭,肥地三百顷,败家容易治家难,常言说的好,做人是坑蒙拐骗你别偷,吃喝嫖赌你别抽,敢情伱这逛窑子,进赌场,还又抽上了!

二少爷: 少爷我就这个活法!

郑警官: 伱也是念过书的人,出去斗鸡走狗,这做人的道理就一点没学?

二少爷: 学了,不多,就一条,就是不能做汉奸,比你强多了!

郑警官: 好,就算我话没说,咱不认识,行吧!

二少爷: 伱还就是不认识,愿意坐坐一会,不愿坐走人,到这扯什么闲篇,日本人刚拉完屎,,等你舔屁股呢,我这是自已的毛驴,愿意从屁股喂料,管的着!

郑警官: 什么东西!

 

回忆完

 

郑警官: 这日本人就是抓了他两只鸽子,他就和人家争执起来,同日本人讲道理?大牛大马随便拉,是讲理的地方吗,不花钱赎,晚了就是国事犯,给弄到北漂当劳工就更没命了!

白寡妇: 是吗?

郑警官: 你以为捡你便宜来了,知道这当汉奸容易吗!

白寡妇: 是猫怎么也离不开鱼腥味,这人的怎么赎法!

郑警言: 不得十块大详!

鸽子: 十块大洋,我上哪去借!

郑警官: 你的能耐呢,我只是向你传个信,可没有背着钱兜子管事的!

郑警官离去。

 

中心部落。

太阳旗在高处摇摆。

刺刀底下,发放良民证已开始。

百姓排队缓缓进行。

伪警察: 下一个!

有人试探着走向前去。

伪警察: 叫什么

李贵!

伪警察将证件扔在李贵面前。

李贵持证慌恐退出队伍。

伪警察: 下一个?

有人慌促前去。

伪警察: 叫什么?

窝囊废!

伪警察: 窝囊废?

伪警察向郑警官寻视?

伪警察: 还他妈的有叫这名字的!

郑警官示意。

窝囊废得证而去。

伪警: 下一个?

秦师傅不情愿地走上前去。

伪警察扫视着秦师傅的长衫,问道: 你是什么人?

秦师傅: 热河人!

翻译官: 热河人,你他妈可真会说话!

泰师傅: 我不会说话,哪如你们会说话,凭着中国人专听日本人说话!

伪警察一个掴耳向秦师傅扇去。

伪警察: 说,你他妈到底是什么人?

秦师傅: 希白川人!

伪警察又是一个掴耳。

秦师傅口角渗出血汁。

伪警察看: 说,到底什么人?

素师傅: 我,我不是人!

伪警察: 反了不是?

伪警察挥手。

两个伪军上前拿枪托朝秦师傅一阵猛砸。

秦师傅倒在地上。

郑警官上前制止。

胡警官: 王班长,这是秦师傅,从前唱皮影,后来在私塾教过几个孩子,教书人就是这样执拗!

伪警察: 怪不得,看着不象庄稼人!

郑警官: 秦师傅,何必呢,人随王法草随风,都亡国奴了,你就不会说声咱是顺民满州人!

秦师傅伏地抽搐不动。

秦师傅突然爬起:

秦师傅: 亡国奴,你们还知道亡国奴,一群亡国奴,都是亡国奴,麻木了,可惜你们还身背着枪,当初你们但凡知道什么叫亡国奴,热河也不会沉沦这地步,几十万大军全跑了,汤大帅,你吃我谷子,纳我捐税,给热河百姓名换来了什么?-------生灵涂炭,任人欺侮-------

秦师傅吐沫四溅。

秦师傅倒在地上。

两个伪军将他拖走。

 

二少爷家。亱。

鸽子忧心忡忡。

三枪: 怎么办?

鸽子: 上哪去湊这么多钱,还不知人是死是活,不死也得扒层皮?

三枪: 不然就去求金佛爷,把人抢回,前段时间他还找人捎信,让我上山入伙?

鸽子: 不行,土匪必定是土匪,总是改不了本性,绝不可召惹他们!

三枪: 你是不想把二少爷救出来了?

鸽子: 人家豁上倾家荡产,花那么多钱才将我从窑子赎出,就是做牛做马我都报达不完!

三枪: 那他身上的毛病?

鸽子: 毛病?我知道外边说啥闲话的都有!

三枪: 到底是怎么回事?

鸽子: 是那天鬼子下乡扫荡--------

 

回忆

日。

被鬼子扫荡过榆树村。

鸡飞狗叫,一片狼藉。

两个鬼子淫笑着将白寡妇向屋内拖曳

鸽子在呼救。

二少爷冲进院内。

二少爷的喉咙被刺刀抵住。

鸽子被拖进屋内。

鸽子: 二少爷-----

二少爷奋力抗争。

二少爷被鬼子按倒在地。

鬼子的皮鞋在凶狠踢踩着二少爷裆部。

 

回忆完

油灯下。

两个人黙默不语。

屋外传来一阵唱声:

--------杨家将赤胆为国效命,金沙滩一战鬼泣神惊,洒碧血染黄沙保我大宋,直恨这昏君怕死贪生--------()---------国恨家仇,家仇国恨---------

鸽子: 是秦师傅?

秦师傅踉跄着闯进屋内。

三枪急忙将人搀住。

鸽子: 秦师傅,你又吃酒了!

秦师傅: 人不吃酒,难知道醒酒,醒酒了,该醒酒了,亡国奴,苟且偷生----------

三枪把人扶上炕沿。

秦师傅: 是三枪,你若不来,我还正想找你!

三枪: 找我?

秦师傅: 对,找你,该你出手的时候了,榆树村我文的不能安邦,你武的不能不报国,都知你猎户三枪枪打的准,把枪杆子捋直了,既然会打狼打虎,就会打强盗,杀这小鬼子,杀他个片甲不留!

鸽子: 秦师傅?

秦师傅: 二少爷,我佩服,风流!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活得值!

鸽子: 秦师傅,你怎么这样说话,你真是喝多了!

秦师傅: 没多,汉子,就是不能向小鬼子屈服,腰杆子挺得直,别人不怕的他害怕,别人害怕的他不怕,书没念好,却没白读,知道自己是中国人!

三枪: 秦师傅

秦师傅: 听师傅的,既然小鬼子不让咱活,咱也不能让他活得舒坦,里外都是个死,就要死个明白!

秦师傅颤抖着将一布袋交给鸽子。

秦师傅: 给,闺女,这是我攒的棺材本,前半辈子唱皮影,唱扫北,唱精忠报国,后半辈子教书,教孔孟,教识礼,现在老了,唱也不动了,教也教不动了,本想死后置口棺材,看现在活着都没个人相,何况死后,先把二少爷赎回来!

鸽子: 三叔这可使不得!

秦师傅: 听师傅的,榆树村,这是怎么啦,我就不信,满川的榆木,砍不出一个楔子!

 

荒野。

被铁蹄蹂躏过的土地。

饥莩枕籍,满目疮痍。

两人抬着担架走在乡路上。

鸽子跟在担架旁边。

 

中心部落,鬼子据点。

加腾: 郑警长,你说,躲在大山里的八路军武工队,真是全部撤回到关内?

郑警官: 太君,情报可是从他们侦缉队搜集来的!

加腾: 侦缉队?

郑警官: 不过太君只管放心,就是武工队还存在,也不过几个掌子鞋破皮袄的土八路,成不了气候,连装备精良国军几十万大军,在大日本皇军面前,不是一样吓得一溃千里,秋风扫落叶一样!

加腾: 不,你的错了!

郑警官: 我错了?

加腾: 八路军,共产党的武装,于他们大大的不同,轻视的不可,只有他们,才是我帝国军人真正的对手,哪怕是一个人,说不定也会给皇军带来灭顶的灾害!

郑警官: 是,太君!

加腾指着桌上赎金: 这个,二少爷的赎金,你的所有!

郑警官: 谢谢太君,誓为太君孝劳!

郑警官准备离去。

加腾: 还有,你去,二少爷的女人,小鸽子,漂亮的有,你的带来!

郑警官: 你是说把那叫小鸽子的女人给太君带来?

加腾点头。

郑警话: 太君,那可不行?

加腾: 你的不敢?

郑警官: 不是不敢,我是为了太君你,别人躲还躲不过来,您是不知那女人的过去,窑子出身,就是妓女,小鸽子,艺名,从前满哈达街的男人都知道!梅毒,大大的有,下面腐臭的同烂桃一样!

加腾有所领悟。

加腾挥手。

郑警官退去。

院中。

郑警官长叹口气。

 

二少爷家。

二少爷: -----听秦师傅的,再没第二条路可选,在屠刀底下求生,窝窝囊襄的活,哪如同他们来个鱼死网破,三枪,你惹不敢,明日就把你那猎枪借给我用!

三枪: 我?

鸽子: 你就别难为三弟了,自己胡来,还要连累别人!

三枪: 少爷说的没错,日本人搞集家并户,什么他妈的部落,简直就是的人圈,有多少人家断户绝烟,把成千上百的人赶进一个土圈里,饥寒交迫,温疫接连,部落里那天不向外抬死人,日本人怕瘟病传给自己,几十个病人带气全抬了出去喂狗,野狗吃人吃的都红了眼,吃共和粮,活活把人涨死,女人无衣裳穿,家家挖遮羞坑藏身度日,不是郑警官从中做梗,咱榆树村也早就被赶进人圈内,连地都种不上!

二少爷: 再拖延-----,再拖延下去我汉家人种就绝尽了!

鸽子阻止地: 二少爷!

二少爷: 你少张嘴,这是男人的事情,女人少搀和!

鸽子: 女人怎么啦,女人也是爹娘生的,我是说,要斗也要讲究个斗法,不能就这样胡来,去白白送死,凭三枪的一条套筒子,就能赶走一帮日本鬼子?

二少爷: 那你说怎么办?

鸽子: 三枪,你说梁东的八路军武工队真是撤到关内去了吗?

三枪: 我看不象,如是全撤走了,小鬼子就不会这样害怕,小鬼子搞集家并户,全是为了防范他们,切断他们同老百姓的联系!

鸽子: 小鬼子这样怕他们,就说明他们一定有同鬼子斗争的决心,一定要想办法找到他们!三枪: 这样灾荒年月,一但他们真有人留下,还不知他们以仗什么生存?

鸽子: 没错,现在是我们需要他们,他们更需要我们!

三枪: 说到武工队,前日我到遇到这样一件事,逃走的人我不认识,跟踪在他身后侦缉队的人我却面熟!

 

回忆

榆树村,日,村口。

行路人在轻轻拍打一庄户人家院门。

一侦缉队员尾随其后。

侦缉队员放下自行车,在观察

三枪在暗中盯梢二人行迹。

院门敝开。

一老人走出门外。

行路人: 大伯,找口水喝?

老人: 找口水喝可以,正是晌午,如是从前,出门在外,吃顿饭也没什么,可现在,两天没揭锅了!

行路人: 谢谢大伯!

老人: 干啥的??

行路人: 卖木梳的!

老人: 这是啥年月,还买木梳!

老人返回院内。

行路人警觉回顾。

行路人发现有人跟踪。

行路人迅速离去。

侦缉队员发现行路人离去,急忙骑车追赶。

三枪暗中使石头猛朝侦缉队员抛去。

侦缉队队员被砸倒在地。

 

回忆完。

鸽子: 有这事,看清那人眉目了吗?

三枪: 只看清头上梳个分头!

鸽子: 一定想法找到这人,说不定就是我们想找的人,咱们榆树村,要生存,要活下去,只有依仗他们!

三枪点头。

 

二少爷家,晨。

郑警官在敲门。

鸽子急忙走出。

鸽子: 是郑警官,这一早晨就敲上门了?

郑警官: 顺便,看看二少爷!

鸽子: 那可谢谢你了,是看看二少爷,还是二少爷的女人!

郑警官: 敢情二奶奶还真猜到兄弟心里去!

鸽子: 这还用猜,有句话是怎么说来?,你一掘屁股,就知道往哪个方向飞!

郑警官: 你知道吗??我是给你道喜来了,有桩喜事要告诉你!

鸽子: 这年月老百姓还能有喜事?

郑警官: 二奶奶被加腾队长看中了,让我来传个话!

鸽子一时紧张。

郑警官: 你别害怕,这事还真有,只是让我这张破嘴给搪塞过去!

鸽子: 吓我这一跳!

郑警官: 谁不害怕,我吓我一跳呢!活该,谁让你长了这么一张人见人爱的脸!

鸽子: 我长的好看,是爹娘给的,就有罪了!

郑寡官: 你别不信,生在这年月,还真就有罪了!

鸽子: 你是怎么搪塞的?

郑警官: 想浬汰个人还不会,我就说希白川谁都行就她不行,那浑身梅毒,沾上了非要命不可!

鸽子: 你就缺德吧!

郑警官: 还不是向你讨好!

鸽子: 这么糟蹋我,还向我讨好,你就不怕我这梅毒!

郑警官: 我这不也是实在想别的办法!

鸽子: 我又没亲眼见着,想讨好,得拿点真格的!

郑警官: 嘿,还真不答交情,给,这回可总算可以吧!

郑警官将一包裹塞进白寡妇手心。

鸽子: 钱,哪来的??

郑警官: 你别管从哪来,可是干净,我知道你为难了,把人家秦师傅的棺材本还人家,别到时做了死瘪子,知道我当汉奸容易吗

鸽子: 谢谢郑警官,这钱,以后一定还你!

郑警官: 再提钱可就没意思了,有人不常说豁一百石斗豆子,不信套不住只瞎家雀,我这要套的是只是只小鸽子!

鸽子: 不许胡说,你不是来看二少爷嘛,快进屋!

郑警官: 看二少爷?你都猜透了,看看你也就算了,再见!

郑警官准备去

郑警官: 还有话告诉二少爷,以后少再给我惹麻烦,大门关紧了,少出头露面,沾上嫌疑犯更难抖落,昨夜有八路军武工队在榆树村一带出没,被侦缉队发现了,加腾队长正布置力量进行抓捕,可别撞在枪口上!

鸽子: 是真的?

郑警官: 这还有假!

郑警官离去。

鸽子急忙返回院内。

鸽子回眸。

郑警官望着离去的白寡妇,默默地: 还钱?自己巴掌挡自己脸,这就叫做人! 什么世道,让这样的女人遭巅,谁不心疼。

 

二少爷家。

屋内。

二少爷: 你说榆树村真是来了八路?

鸽子匆忙地: 这还有假,多亏郑警官透露,情况紧急,我这就去找三枪,你在家好好养病!

二少爷: 养病,养病得看啥时候,你还不快走!

鸽子离去。

二少爷思虑片刻。

二少爷挣扎起立。

二少爷找出铡刀。

二少爷磨刀霍霍。

 

鸽子拍打三枪屋门。

鸽子妇慌张离去。

 

秦影匠家。

秦影匠怀抱胡琴,慷慨激昂():

大郎替王把命丧,二郎报国疆场亡,三郎马踏如泥浆,四郎失落在辽邦,五郎一恕当和尚,七郎乱箭穿心凉,六郎只身见老娘-------

鸽子慌张入内。

鸽子气喘吁吁地: 秦师傅,快停下,有情况,榆树沟来了武工队--------

三枪: 是真的??

鸽子: 知道你就在这里,快-------

二人匆匆离去。

远处传来一阵枪声。

 

武工队员跑进巷口。

身后鬼子紧追不放。

鬼子开枪射击。

武工队员受伤。

武二队员闪进另一胡同。

武工员闯入二少爷家院內。

二少爷丢下铡刀。

二少爷发现武工队员。

二少爷迅速将武工队员领进屋內。

二少爷将武工队员藏进柜内。

鬼子在院外搜索。

鬼子发现地上血迹。

鬼子冲进院内。

武工队员被捆出。

二少爷上前拦截。

二少爷忍痛提铡刀向鬼子追赶。

小队长开枪朝二少爷射击。

二少爷举刀向鬼子抛去。

二少爷倒在地上。

 

鬼子捆着武工队员走出村外。

 

鸽子慌张返回家中。

两只鸽子停滞在血泊中。

白寡妇发现死去的二少爷。

白寡妇在呼叫。

鸽子惊飞。

白寡妇抱尸痛哭。

 

鬼子押着武工队员走在乡路上。

 

鬼子在树荫下歇息。

三枪纵身从树顶跃下。

两个鬼子倒在三枪刀下。

三枪砍断捆着武工队员绳索。

 

二人迅速逃离。

鬼子在追赶三枪。

鬼子朝三枪射击。

 

小队长发现躲进村口的武工队员。

小队长: 那边的八路!

鬼子掉头返回村内。

 

武工队员慌不择路。

武工队员再次返回二少爷院门外。

武工队员被鸽子发现

鸽子放下二少爷尸体。

鸽子一时犹豫。

武工队员想离开。

鸽子痛下决心。

鸽子搀扶武工队员走回屋内。

鸽子一时思索。

武工队员在拒绝。

鸽子再次将武工队员安放柜中。

 

鸽子返回院心。

鸽子重新抱紧二少爷尸体。

 

鬼子出现在白寡妇门外。

小野小队长望着地上二少爷尸体。

鸽子朝小野露出仇恨的目光。

两个鬼子准备搜索。

小野: 前面的,快快追!

 

十一

荒野。新坟。

 

白寡妇身穿孝服走在村口。

 

农夫惜怜地: 世道不济,这么年轻,屋里没了男人,寡妇门前,难啊!

 

十二

中心部落,鬼子据点。

加腾: 八路的放走,你的无能!

加腾向小队长挥动手掌。

郑警官急忙阻挡: 太君,人没捉到,侦缉队也有责任!

加腾: 你说武工队真是进了山里?

郑警官: 他们既没翅膀,又不会土遁,出去进山,还能藏在哪里!

加腾: 你说,榆树村,刁民的没有?

郑警官: 一帮乡下人,莫非他们不知皇军的利害!

加腾: 你的,马上执行,所有进山的路口,通通的封锁,我要把他冻死饿死在大山里!

郑警官: 是!

郑警官离去。

加腾诡异地: 小野君,你的明白,榆树村,刁民的大大有,你的,只有等待,等他们不在防备,悄悄地,给他个突然袭击!

小队长: 哈依!

 

十三

秦师傅家,亱。

炕上围着几个年轻人。

秦师傅:------ 这女子,你们真服了吧,这叫子龙浑身都是胆,人现在是救命了,再听听人家杨排长讲的,那叫道理,团结一切可以团結的力量,进行全民族抗战,组织民兵队,妇救会,儿童团,抗战救亡,人人有责,从前你们谁听说过这些新鲜词,人家管咱这叫什么来?

年轻人: 根据地!

秦师傅: 对,根基地,人家就认准咱老百姓是根,高楼万丈平地起,别忘了根,历史上那朝那代,谁把咱穷庄户人放过前面,当做过根基!

年轻人: 是根据地!

秦师傅: 鬼子的末日就要到了,楚虽三户,秦必楚亡!这就是共产党八路军送来的火种,抱紧它,让它烧起来,让它在希白川,在其勒图山烧他个轰轰烈烈,满天彤红,烧尽这个最黑暗,最没有人道的旧世道!

 

十四

二少爷家,夜。

杨棑长忍痛准备下地活动。

杨排长险些跌倒。

鸽子走进屋内。

鸽子发现杨排长站在地上。

鸽子吃惊地: 兄弟,你这是--------,伤的这么重,这才几天,就想下地?

杨排长一时语塞。

鸽子急忙将人扶在炕上。

两个人对视着。

鸽子脸上露出嗔怨。

鸽子: 你想说什么!

杨排长: 我是看到你太为难了,你说,这家中惹是有个男人也好,孤男寡女的!

鸽子一时无言。

鸽子又突然地: 让你受屈了, 没办法,真是没办法,现在只有这里最安全,只要你不怕连累你的名誉,就把这里当成你的家,我知道我的出身不好,你说连国家都没个尊严,我还顾及个什么名份!也只是你来,我才知道,为什么女人在这个世界上受尽欺侮!

回忆

 

妓院门口。

女孩儿头插草标。

父亲向老鸨儿露出求乞的目光。

鸨儿: 这孩子眉目长的还不错,钱我是没有,你要是想让她活命呢就给我留下,我这还要养活多少年才能让她赚钱!

父亲无言。

老鸨儿: 这么说就是答应了!

老鸨儿拖着女孩儿走回院内。

女孩儿在拼命挣脫,叫喊:-------- 爸爸,爸爸---------

叫声撕心裂肺。

 

回忆完

 

杨排长: 你说我这伤,也不知啥时才好,还不知我的老部队去了哪里!

鸽子: 先把伤养好,在哪里不是打鬼子,榆树村的老百姓现在可是最需要你!

杨排长: 在武装斗争中,象郑警官这样的中间力量,我们不但孤立,还要努力的去争取!

鸽子: 汉奸也要争取?

杨排长: 汉奸不汉奸,我们并不以他们的职业去定论,而是让他们认清是非,他们有的人也是出于无奈!

鸽子点头。

杨排长: 三枪怎么没来?

鸽子: 这些天他最忙,正在发动群众!

杨排长: 告诉他一定要提高警惕,我还有一件事情准备派他去办!

鸽子: 什么事情?

杨排长: 我想发展他担任我们的交通员,去冀东向组织汇报,我们的四连三排还在,还依然在同敌人战斗,虽然我们在反围剿中受到重创!

鸽子: 放心吧,他会完成任务

鸽子突然发现杨排长腿上在渗血。

鸽子: 快,这伤口怎么又渗血了,又是你下地的結果,我快给你包一下!

鸽子急忙去找包布。

 

月黑风高。

鬼子队伍悄悄行进在小路上。

 

村口,放哨人在瞌睡。

放哨人突然而被鬼子击倒。

小队长向手下做着包抄手势。

 

屋内。

鸽子在为杨排长包扎仇口。

突然,屋外传来一片犬吠。

鸽子: 有情况!

 

伪军在砸门。

 

鸽子急忙将杨排长推向炕心,拽被盖好。

 

伪班长闯进屋内。

鸽子: 是李班长!

伪班长: 二奶奶,打饶了!

鸽子: 敢情这么晚了不睡觉,还没完没了的折腾!

伪班长: 执行公务!

鸽子: 啥公务,今天晚上还真让你们碰上了,捉奸捉双,你们要是捉偷野汉子,这回还真捉个正着!

伪班长: 抓捕八路,谁管你们这偷鸡摸狗的勾当,炕上是谁?

伪班长准备揭开被头。

鸽子急忙上前阻拦。

鸽子: 李班长,别呀,人你认识,女人没什么,这男人出门在外不还要个面子!

李班长在迟疑。

李班长突然发现地上血迹。

李班长: 血,怎么来的?

鸽子一时紧张。

鸽子又马上恢复平静。

鸽子: 李班长还没结婚吧?这血怎么啦,敢情你们家就没个女人?

李班长在犹豫。

鸽子突然从裤内拽出骑马布朝着李班长抽去。

鸽子: 我让你不得人心,我不让你晦气一辈子------

李班长: 你,你这是干什么!

鸽子抽打无完。

李班长捂头苍慌离去。

 

村口。

李班长向小队长报告。

郑警官: 这他妈的,还真是他妈寡妇门前是非多,招惹野汉子上炕还有理了,去,把那野汉子给我捉来,我看看到底是谁?

 

李班长敲门。

李班长将三枪捆出。

 

李班长将三枪捆在郑警官面前。

郑警官: 是这小子,看着怪老实,不饿是吧?三根肠子饿的闲下两根半,敢情还有这份闲心思,不看这是啥时候,再让我看见非抓你去宪兵队不可!

郑警官朝三枪蹋了一脚。

 

十五

二少爷家,日。

鸽子: 昨夜前半夜你去哪了?

三枪: 不是回来了吗!

鸽子: 太危险了!

三枪: 我把侦缉队的除掉一个!

鸽子: 把侦缉队的给杀了!

三枪: 嗯!

鸽子: 杨排长不是告诉,民兵队伍在未得到上級命令前,不要随便活动吗?

三枪: 他们把小五子给杀了!

鸽子: 不好,鬼子一定对榆树村进行报复!

三枪: 报复?

鸽子: 先进屋同杨排长商量一下!

两人走进屋內。

 

十六

中心部落,鬼子据点。

加腾: 榆树村,八路的有,良民的没有,一个不留,统统地赶进中心部落!

加腾在地图上将榆树村的位置狠狠圈掉。

郑警官: 太君,秋天就要到了,把他们都赶进部落里,庄稼谁收?

加腾若有所思。

郑警官: 太君,皇军大东亚圣战,依靠的是以夷治夷,庄稼不收了,百姓拿啥缴纳捐税,还不如让他们把庄稼收完?

加腾: 这个,你的执行!

郑警官: 是,太君!

加腾: 你的明白,榆树村,每一户人家,都是阻止大日本帝国圣战的堡垒,对他们仁慈没有!

郑警官: 太君放心!

 

十七

二少爷家。夜。

门外有人在放哨。

屋内。

三枪将手中的猎枪递给一年轻人。

民兵队长: 本来这民兵队长应该由三枪做,可杨排长另有安排,就先由我来代理!

年轻人: 三枪,坐没坐相,站没站相,长的就没个官样!

民兵队长: 这枪你再拿去熟悉一下,就你笨,还给别人挑毛病,这还没进入实战呢,你别瞧不起这玩艺,拿鬼子的三八大盖是比不上,不比你那长矛扎枪好使,人家三枪他爹就是凭着这手艺,给二少爷家做了一辈子炮手!

年轻人: 那么能耐,怎么死时连口棺材没占上,生拿秫秸圈了出去

民兵队长: 你给我严肃些,这叫开会,让你发言了吗?光有这枪不行,关键是火药的配制,什么叫横药,什么叫顺药,这可是人家三枪家里多少辈子的秘方,都舍得拿出献给咱这帮-------

年轻人: 这帮什么?

民兵队长: 杨排长, 是革命同志,还是阶级兄弟

杨排长: 都一样,一个道理!

民兵队长: 下面由三枪把这两种火药的配料方法给大伙说一下!

三枪: 这顺药和横药的作用不同,顺药一般都是用在火药枪发射上,药力是顺着一个方向,横葯也叫炸药,常用在手榴弹,地雷,暴破一类,做顺药材料最多的有柳条炭,麻杆灰-------

年轻人: 柳木炭还能做枪葯---------

放哨人突然跑进屋內。

放哨人: 不好,郑警官来了!

一帮人顿入紧张。

鸽子: 多少人?

放哨人: 就他自己!

鸽子: 别慌,我去应付!

鸽子走出屋外。

郑警官: 二奶奶!

鸽子: 二少爷都没了,哪来的二奶奶!

郑警官: 没了也是二奶奶!

鸽子: 有事啊?寡妇门前,没事少来转游,好象有人多想伱似的!

郑警官: 知道你不想我,我可是想你!

鸽子: 死鬼,敢情还真当回事了!

两个人一阵耳语。

郑警官: 你说难道这榆树村还真藏着八路!

鸽子: 藏不藏八路咱不管,这年头可要多给自己留条后路,知道哪头炕热,哪头炕凉,知道中国人近,还是日本人近!

郑警官: 就你有章程,到时可别因为虱子烧个皮袄?

鸽子: 别说烧个皮袄,就是把这个世界烧尽了,谁还惋惜!

 

十八

二少爷家,夜。

杨排长: 郑警官提供的情况很重要,告说乡亲们,庄稼熟一粒收一粒,好留下来年度饥荒,埋藏好,决不能给鬼子留下!

三枪点头。

杨排长: 最重要是想办法多接近郑警官,动员他策反,进行武装暴动,加入革命行列!

三枪望着鸽子。

 

十九

榆树村,日。

鬼子行动开始了。

乡路上,在鬼子刺刀的驱使下,人们号寒啼饥,负老提幼缓缓移动。

 

几处被大火烧剩的土屋。

一双婆媳哭泣在茅舍前。

郑警官: 拆吧,拆吧,拆下木料好去部落压间窝棚,总比挖地坑住强,不然冬季咋过,拆吧,让皇军拿火点着更麻烦!

男子无可奈何地挥动镐头。

 

二十

秦师傅家,夜。

秦师傅: 郑警官不是说鬼子秋后才行动吗,怎么突然变卦,这么紧急?

鸽子: 多亐我们提前做些准备,听郑警官说加腾对他们警备队好象也有所防备!

三枪: 加腾这恶贼!

秦师傅: 怎么办,再也没有时间了,把人藏在那里?

三枪: 实在没办法,只能把人藏进山里!

秦师傅: 藏进山里?

三枪: 对,连阴岭峰顶,有个鸽子洞,洞口被柴草盖的严实,很少有人知道,是去年我打猎时发现的!

鸽子: 你怎不早说?

三枪: 我是怕把一个人藏进山里,没法生存!

鸽子: 不是还有我们!

三枪: 我们?

鸽子: 对,现在我们最重要的就是要保护好杨同志,只有等待他伤好后才能带领我们进行抗日武装救亡!

秦师傅: 是这个道理。

鸽子: 三枪,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山上的情况你最熟悉,只有你去,才能保护好杨同志!

三枪: 我去,你们放心,我一定看护好杨同志!

秦师傅: 既然定下了,就快回去准备,千万注意安全!

两个人走出门外。

月光下。

鸽子: 三枪,去村口看看动静,我回去准备,我知道你在想着我,可现在真不是时候,有鬼子在,谁也活不痛快!

三枪: 我知道!

鸽子: 听姐的,这时你要是落了后,姐就真不同你相好了,打鬼子去,把鬼子打走了,天下太平了,我一定同你好好过日子,为你生儿肓女--------

三枪: 别说了。

 

夜半。

鸽子同三枪抬着担架走出村口。

身后有人护送。

 

二十一

中心部落。日。

一帮民夫在鬼子驱使下修筑围墙。

几个人互动眼色。

年轻人走向在远处看守的鬼子兵。

年轻人向鬼子摆划一阵。

鬼子兵来到墙下。

几个人挥汗如雨。

鬼子满意地树着母指。

鬼子兵困倦的倚坐在墙下。

民兵队长挥手。

有人举石夯奋力地朝鬼子头上砸去。

鬼子兵倒在地上。

几个人顺利将鬼子兵尸体添进墙体。

有人急忙将鬼子步枪拆卸掩埋。

几个人迅速向墙体添土。

现场恢复平静。

民兵队长暗暗地: 山上情况怎样?

年轻人: 全以野菜充饥!

民兵队长: 发动群众,就是一把米,也要想办法送上山去!

年轻人: 鬼子是下了决心,非要把我们的人困死山上!

民兵队长: 上次是怎么送出的?

年轻人: 藏在一倒卧身上。

 

回忆

部落大门。

鬼子在严格检查着进出行人。

两个人抬着尸体出现。

鬼子近前检查。

鬼子捂住鼻孔。

两个人抬尸急忙离去。

 

荒野。

两个人在尸腹中拽出米袋。

两个人急忙弃尸离去。

 

回忆完

民兵队长: 在上山告诉同志们,我们民兵已有了两条大枪!

年轻人点头。

 

 

二十二

中心部落,夜。

老人敲打木梆,缓缓进行在贫民窟前。

老人: ---------平安无事喽--------,关门闭户,防范八路--------

-老人走近一家门外。

有人急忙将葫芦倒进老人口袋。

 

又有一户人家把干粮放进秦师傅袋内。

 

老人继续前行:------ 平安无事喽---------,关门闭户,防范八路---------

老人躲过鬼子巡逻队。

 

窝棚内。

有人听到老人喊声。

他在用力抖落着米袋。

他将袋底的米捧在手心,等待老人出现。

 

 

二十三

鸽子住处,日。

鸽子怀抱柴草在捂盖窝棚漏处。

秦师傅在屋檐下帮忙。

两只鸽子突然飞回。

鸽子急忙下房。

鸽子飞向鸽子怀中。

鸽子露出欣喜。

秦师傅: 这是怎么回事?

鸽子: 秦师傅,山上没有药品,伤员伤口痛的利害,前日我找块大烟捆在它们腿上,试一下它们能不能送到山上,山上还真是接到了!

秦师傅: 好,太好了,犯大逆,绝人伦,苍天有眼,鬼子的末日就要到了,行大义,驱强盗,连禽鸟都来助我,何愁东洋倭寇不败!

鸽子: 秦师傅,小声呀!

秦师傅: 快,前日我见到济世堂朱大夫,他说药堂虽被小鬼子给封了,可装在心中药方他们封不了,他给我开了一张药方,凭借大山里的草药,也一定能治愈伤员的创伤,我就回去取,快把这药方让它们给山上送去!

 

一双鸽子飞翔在空中。

 

二十三

日。

鬼子在贫民窟中搜查。

鬼子闯进秦师傅住处。

鬼子将秦师傅埋葬的木炭翻出。

鬼子: 这个什么?

秦师傅: 木炭,冬季取暖!

鬼子砸开秦师傅木箱。

秦师傅: 你们这是想做什么?

伪军: 前日皇军有个士兵失踪了!

秦师傅: 这箱子还藏住人了!

箱内皮影傀儡散落地上。

鬼子拿皮影傀儡舞动。

鬼子放声大笑。

 

二十四

鸽子住处,夜。

郑警官从屋内走出。

郑警官脸上透出从未有过的凝重。

鸽子出门相送。

鸽子: 这事,你真是考虑成熟了?

郑警官: 放心,只要不嫌弃我这些兄弟,谁不想堂堂正正做回中国人!

鸽子返回屋内。

鸽子准备入睡。

几声敲门声传来。

鸽子在分辨。

鸽子露出惊喜。

鸽子急忙开门。

三枪闯入屋内。

三枪抹去脸上的锅黒。

鸽子: 是三枪!

三枪透着激动。

鸽子: 饿了吧,我给你找点吃的!

三枪: 不用!

鸽子: 鬼子围的这么严实,是怎么进来的?

三枪: 炮楼内还有我们的人!

鸽子: 山上情况好吗?

三枪: 杨排长伤口已全愈,已经开展工作,同組织取得联系后,现在正准备重新恢复部队建制!

鸽子: 你也参军了

三枪点头。

鸽子流出激动的泪水。

三枪为她擦去眼泪。

三枪: 别哭,鬼子的未日就要到了!

鸽子: 你这次下山?

三枪: 杨排长让我告诉你,抓紧同郑警官联系,条件成熟后,在民兵队伍的配合下,随时准备武装暴动!

鸽子点头。

三枪: 还有一件重要任务!

鸽子: 啥任务?

三枪: 在杨排长他们掩护部队突围时,牺牲了一对夫妻战友,现在他们的孩子已被组织找到,杨排长嘱咐,在以后的日子,你一定要担起做母亲的责任,将烈士的遗孤养大成人!

鸽子: 孩子在哪里?

三枪: 明日有人送来!

鸽子: 告诉杨排长,让他放心!

三枪: 杨排长还让我征你的意见,如果同意的话,这交通员的任务,暂时还得由你来代替!

鸽子: 只要組织信任就行!

三枪: 这么多的工作,太难了!

鸽子: 你打算什么时候走?

三枪: 马上就走!

鸽子: 马上就走,这么急?

鸽子深情地望着三枪。

三枪: 还有任务!

鸽子: 就不能住一晚上!

鸽子落泣了。

鸽子又突然: 走吧,打尽了鬼子,好早回来,你进步了!

三枪准备离去。

鸽子: 等一等!

鸽子将一双新布鞋挮在三枪怀中。

两个人紧紧拥护着。

 

二十五

贫民窟外,阳光下。

鸽群在空中飞翔。

鸽子将一件新缝制的衣裳套在幼童身上。

幼童: 你是谁?

鸽子: 我是你娘啊!

幼童遥望天空。

幼童: 那是什么?

鸽子: 鸽子,同娘一个名字,娘也叫鸽子!

幼童: 为什么?

鸽子: 因为娘喜欢它们,就象喜欢伱一样!

幼童: 这是娘缝的?

鸽子: 对!

幼童: 娘,冬天下雪了还缝吗?

鸽子: 缝啊,冬天缝棉袄,縫棉鞋!

幼童: 我爹是谁?

鸽子: 你爹就是你爹!

幼童: 爹喜鸽子吗?

鸽子: 喜欢!

幼童: 我怎么没见过我爹?

鸽子: 你爹出门倒腾买卖去了!

幼童: 倒腾啥买卖?

鸽子: 江山!

幼童: 江山!

鸽子: 将来一定给我们儿子换来一个新江山!

幼童: 爹啥时回来?

鸽子女: 快了,就要回来了!

 

二十六

鬼子据点。

侦缉队长: 太君,榆树村二少爷女人八路交通员的怀疑!

加腾: 你说什么?

侦缉队长: 我是说,有种种迹象表明,那女人就是八路武工队的交通员,据我们侦缉队跟踪调查,自从我们发现部落里有人使用鸽子送信后,进出部落最多的就是这女人,还有-------

加腾: 有什么?

侦缉队长: 警备队郑队长也有嫌疑,这女人出村多是由郑队长批准,有次还是在夜间!!

加腾: 夜间?

侦缉队长: 不过,这女人却是同郑队长一直相好!

加腾: 这个女人,果然的利害!

侦缉队长: 还有,他们的接头地点就在村外的关帝庙!

加腾: 你的知道?

侦缉队长: 这女人每次出村,都是要绕挺大一个圈子,等躲开别人的眼线,在返回关帝庙!

加腾: 很好,捉住她,我要从这女人口中吐出他们所有联系,武工队,消掉他们!

加腾向侦缉队长一阵布置。

 

二十七

中心部落。

部落大门,鬼子在捡查着每一个进出人员。

鸽子从容地接受鬼子检查。

鸽子走出村口。

 

一双眼睛在紧紧盯视着白寡妇行踪。

 

鸽子愈愈接近关帝庙。

鸽子在警觉观察。

鸽子发现有人跟踪。

鸽子停止脚步。

鸽子走向另一方向。

鸽子加快脚步。

侦缉队出现在白寡妇视野。

鸽子在野地上飞快跑动。

侦缉队紧追不放。

侦缉队开枪射击。

 

接线人听见枪声。

接线人迅速隐蔽。

 

鸽子被押进部落大门。

 

二十八

鬼子据点。

大刑过后的鸽子昏死在地上。

鸽子遍体鳞伤。口角渗出殷殷血汁。

 

加腾办公室。

加腾: 交代的没有,接头人谁?

小队长摇头。

侦缉队长: 太君,没用了

加腾: 为什么?

侦缉队长: 她把自己的舌咬断了!

加腾暴跳如雷: 咬断了!

侦缉队长: 是!

加腾: 拉出去, 枪毙!

加腾又突然: 不,吊死她,斩首示众,我要让这些习民看到,私通八路的下场!

 

二十九

村口,老树下。

加螣同侦缉队长站在高处。

百姓在刺刀下被阻止在现场外围。

一张张仇恨的脸瞠。

鸽子被吊在树下。

绳索渐渐提升。

人群开始涌动。

一阵机枪扫射。

人群退回原处。

绳索继续提升。

有人唇角咬出血汁。

尸体在蠕动。

有人紧紧捂盖住幼童的眼睛。

鬼子在狂笑。

绳索停止上升。

尸体静静悬在空中。

人群欲欲涌动。

一老妇怀抱油灯颤巍着挤出人群。

侦缉队长摸枪淮备射击。

加腾挥手制止。

老人继续前移。

加腾接枪瞄准。

老人腿被击中。

老人跪倒在地。

老人抱紧油灯。

老人匍匐前移。

加腾再次射击。

子弹在老人身边冒看白烟。

老人无动于衷。

人群在静静观望。

加腾在狂笑。

加腾继续射击。

老人爬行在子弹空隙中

老人终于爬行到尸体脚下。

老人平静地放好油灯。

老人将油灯点燃。

 

三十

夜,老树下。

火焰四射,纸灰升腾。

烈火在烧炙着一颗颗流血的心

照射着一张张复仇的脸。

秦师傅将幼童抱在纸牛旁边。

秦师傅一字一句地教。

幼童一字一句的念:

-------老牛老牛你张嘴,替我娘亲喝脏水,老牛老牛你快喝,娘亲经历的脏水多,娘亲娘亲别后悔,老牛替你喝脏水,娘亲娘亲别回头,有人为你去报仇--------

一声女人呜咽划破夜空。

纸牛被推入大火中。

火光烧去了整个黑暗。

 

三十一

秦师傅住处,日。

窝棚內,群情激奋。

伪军: 武工队什么时候动手?

民兵队长: 现在还没接到消息!

伪军: 郑队长说,在不动手就晚了!

民兵队长: 为什么?

伪军: 加腾要调回国内,维持会长正在准备为他饯行!

民兵队长: 他想走?

秦师傅: 他想走?他在希白川上留下这么多的血债,谁来还?

年轻人: 不能让他溜掉!

另一年轻人: 谁能留住他?

伪军: 維持会长还说,秦师傅皮影唱的拿手,准备亲自出马请秦师傅唱台皮影欢送加腾呢!

年轻人: 不去!

另一年轻人: 就是,坚决不去!

几个人紧紧盯住秦师傅。

秦师傅思考一阵。

秦师傅放声大笑。

几个人不解地望着。

秦师傅: 给日本人唱影,孝劳大日本皇军,我去,我一定去,不去不行,咱不能不识抬举,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唱了半辈子影戏,敢情还能出彩一回,既然是最后一回,我就的把它唱好!

伪军: 秦师傅,你真答应了!

秦师傅: 我答应!

 

三十二

鬼子据点,日。

加腾将军刀试了又试。

加腾将军刀交给小队长。

加腾: 小野君,我的走了,这位置你的留下!

小队长朝加腾敬礼。

加腾: 大东亚圣战,你的完成,要珍惜帝国军人的光荣!

小队长: 哈依!

加腾: 武工队大大的利害,郑队长良心的坏了,警备队你的带领!

侦缉队长: 谢太君提拨!

 

三十三

秦师傅住处。

秦师傅在配制火药。

秦师傅悉心将火药装放在影箱中。

 

三十四

鬼子据点,夜。

皮影戏正待准备前序。

幕后紧锣密鼓。

琴师在调试胡琴。

台前坐着侦缉队长,小队长,维持会长一干人。

加腾得意忘形地端坐中间。

身后排列一群鬼子士兵。

几个人交头接耳。

表演终于开始。

秦师傅(): 两眼瞅一眼,驴皮造了反,皇军台前听,老夫幕后喊------

 

侦缉队长放声大笑。

鬼子手舞足蹈。

 

秦师傅(): 铁盔铁甲红缨枪,白须白发染秋霜,凭生几经赴疆场,扫去狼烟护圣邦------

 

维持会长在殷勤地向加腾解释。

加腾神情专注。

 

秦师傅(): 俺,越国公罗通,前日听得战报,那辽番又要与我主争夺江山,心中好不仇恨,今奉我主之命,率领三十万大军前来拒敌------

 

加螣露出不解。

 

秦师傅(): 看前面那辽番张牙舞爪,如狼似虎,娄罗们,抬枪备马!(): 加鞭催马往前赶,英雄豪气入云天,挺枪跃马谁敢拦,直杀他个血流成河,人仰马翻!

秦师傅猛然停顿。

秦师傅神情凝重。

秦师傅举酒瓶猛灌几口。

秦师傅突然扯开幕布。

秦师傅推着推车直向加腾冲去。

车上影箱的导火线在滋滋燃烧。

加腾惊慌失措。

现场一片慌乱。

影箱一声巨响。

傀儡腾空四散。

鬼子血肉横飞。

几个惊情未定的鬼子正在逃窜。

郑警官领人冲入现场。

郑警官: 弟兄们,调转枪口,杀鬼子-------

队伍直朝鬼子杀去。

一举着大刀长矛的百姓尾随其后。

 

三十五

荒野,日。

杨排长,三枪,郑警官黙默伫立在鸽子,秦师傅坟墓前。

和平鸽在空中飞翔。

 

 

 

 

 

一七年八月二十九日

 

汪景龙


分享到:
    
下一篇: 承德土话
               
                     地  址:杭州市莫干山路    电  话:0571-98765432

                      传  真:0571-12345678    联系人:李经理

     手  机:18888999988       邮  箱:oywl@yahoo.cn    邮  编:300009    蒙ICP备19000057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