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标志
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您好,您已登录!  进入会员中心  退出登录
全站搜索
新 闻
文章搜索
文章正文
壮士还乡(电影剧本)
作者:汪景龙    发布于:2018-10-31 14:59:11    文字:【】【】【

 电影剧本 壮士还乡

人物:长贵

和平

彭七公

连长

母亲

------

 

1

日暮。

晚霞如一抹葡萄的血。

归乡人步履蹒跚,缓缓行进在乡路上。

归乡人引来阵阵犬吠。

彭七公寻声眺望。

归乡人渐渐走近村口。

归乡人放慢脚步。

晚风吹荡起归乡人空荡的袖管。

彭七公一时惊异,慌忙向前。

彭七公猛然抓紧归乡人的袖筒。

彭七公:长贵,是长贵吗?

长贵:七公叔!

彭七公:长贵,真是长贵,怎么老成这个样子,长贵,你可回来了!

长贵衣衫褴褛,蓬头垢面,忧疑中冲着呆滞。

彭七公接过扛在长贵肩上的袋子。

彭七公:快放下,七公帮你!

长贵如负重释,将布袋交给七公。

彭七公:这是什么?

长贵:钱!

彭七公吃惊:钱?

长贵:抚恤金!

彭七公:抚恤金!什么抚恤金?

彭七公松动袋口,是一团团大小面额不等的碎币。

长贵:攒的,捡破烂积攒的!

彭七公:捡破烂攒的?

长贵:把俺娘花国家的钱,还给国家!

彭七公:长贵啊!七公的肠子都让你给悔青了,你是从哪里攒了这么多钱?

长贵:够了,我数过!

彭七公:长贵啊,只怪七公当初没有把你留下!

彭七公落泣了。

长贵;七公叔,不是回来了吗!

彭七公:在外飘荡这些年,你是怎么熬过来的?

长贵:七公叔,你这是怎么啦?

彭七公老泪纵横:长贵,国家也没有忘记你们!长贵,你知道么?自从政府知道了你的情况,就一直想办法寻找你!

长贵在犹豫。

彭七公:长贵,回来就好,回来吧,七公再也不让你离开了!

长贵:七公叔,我娘还好吗?

彭七公:你娘,走了,快一年了!

长贵:娘走了?

长贵眼眶湿润了。

彭七公长叹:唉,老人临终还在念你的名字!

长贵:和平呐,还好吗?

彭七公:和平?

彭七公哽塞不语。

长贵急切地:七公叔,和平怎么啦?

彭七公哽咽地:--------和平-----,他也离世了!

长贵惊愕:七公叔,你说什么?

彭七公:长贵,七公叔知道你,你可要挺的住!

长贵一声嚎啕:班长-------

彭七公:长贵,不哭,走,咱们先回家,回家再说话!

 

2

日出。

旷野,茔地,纸灰。

”烈士耿长贵”墓碑旁紧畔的是刻着”战士佟卫国”的墓碑。

长贵欲哭无泪。

彭七公不知所措。

长贵:七公叔,你说,这就是班长应尽的责任吗?为了一个未亡人,守了这么多年的墓,替他孝敬了这么多年的娘亲?

彭七公长叹:怎么办?我也曾经是一个老兵,既然是战士,就要有勇气,一个战士所嬴得的荣誉,出去战场流血牺牲,还要去战胜自己,战胜自己所有的苦难!

长贵:班长,你为什么就这样匆匆走了,连报达你的机会都不给,班长,你知道吗?我所做的一切,还不是为了不去沾污我们英雄连队,我们曾经的荣誉,我们为荣誉而战!

彭七公:长贵,要哭你就哭吧,把眼泪哭出来,别憋在肚子里了!

长贵:荣誉?荣誉在哪里!荣誉再也换不来我的班长!班长,你知道吗?我们的部队解散了,番号撤销了,假若有来生,我还到哪里寻找你们做战友,做我的班长,班长,你听到了吗,我就站在你的身前?

彭七公:挺直了,长贵,一条腿也要把人生路走直,一支胳臂也要擎举起责任,这才是战士,长贵,你知道么,你是代表所有死去的烈士,他们没有回来,你回来了,回来看国家的强盛,你应该这样告诉他们;没有昨日的他们,就没有国家的今天!

长贵再次扑向和平坟头。

彭七公;走,回去告诉乡领导,不要让他们在惦记你!

 

3

一九七九年,对越自卫还击战。

热带林中,班长佟和平背着耿长贵在艰难爬行。

脚下是血色的泥泞。

二人终于走出丛林。

班长将长贵放在地上。

班长在呼唤。

长贵终于从昏迷中醒来。

班长:长贵,你醒来了!

长贵环视周围。

远处,枪声依稀。

长贵:班长,我们的阻击任务完成了?

班长:完成了,部队已安全撤退!

长贵准备站立。

长贵意识到自己的创伤。

长贵:班长,扶我起来,我的腿不行了!

班长上前搀扶。

长贵又突然:班长,我的胳臂呐,我的胳臂没了,我还拿什么去战斗?

长贵在一遍遍地喊着。

长贵在挣扎。

长贵绝望了。

班长急忙安抚。

班长:长贵,你一定要挺住,我们还依然在敌人的包围中!

长贵犹豫了。

班长重新背起长贵。

班长背着长贵在吃力向前移动。

长贵:班长,放下我,你走吧,不然我们谁也走不出去!

班长:长贵,你不能,一定要挺住,我们一定要回到祖国,祖国还在等待我们凯旋的消息!

长贵无语。

班长:长贵,你可一定要挺住,你知道吗,战争就要结束了!

两人再次滑倒。

长贵:班长,答应我,一但我走不出敌人的包围,你一定要走出去!

班长:我答应你!

长贵:等战争结束了,看一看我的母亲,她老了,眼睛又失明!

班长郑重点头。

长贵:班长,这是我上个月的津贴,把它交给母亲!

班长:长贵,你放心,我不会将你放下,我们一定回到祖国!

长贵抖颤中将钱从怀内掏出。

班长:敌人又开始进攻了,我们走!

班长将长贵背起。

两人再次跌倒。

长贵好象意识到什么。

长贵拒绝地:班长,放下我!

班长:长贵,你要做什么?

长贵:班长,--------我口渴,水,水-------

班长焦急四处寻望。

班长:长贵,你挺住,我给你找水去!

 

班长在丛林中奔行。

 

班长在辩别远处的溪声。

 

长贵深深地望着离去的战友。

长贵流泪了。

长贵在低唱:--------战友战友亲如兄弟,革命把我们召唤在一起--------

 

班长用军帽端水在林中串行。

 

长贵在分辫着远处炮声。

长贵摸索出藏在身后的手榴弹。

 

班长在奔行。

 

班长猛低发现一团浓烟在前方升起。

 

班长一声嘶:长贵--------

 

手榴弹爆炸了。

 

班长瘫坐在地。

 

4

解放军某部。

连长:和平,你的伤全愈了?

和平:全愈了,这是医院证明。

连长:和平,是你们用生命和鲜血在这场还击战中为我们这支英雄的连队赢取了无尚的荣誉!

和平:荣誉永远是战士的生命!

连长:所以我们的军旗这样鲜红,前仆后继,是因为从抗战起,我们每一个死去战友,都将自己宝贵生命,溶化为她不朽的纤维!

和平:连长,我请求组织处分,我没有完成任务,没有将长贵带回!

连长:战争是残酷的,他给我们每一个指战员心中,都留下了不同的创伤,长贵烈士永远是我们部队的骄傲,他所以奋不顾身,拿自己的身躯去排除敌人雷阵,正是为了给我们的大部队扫清障碍!

和平:可他当时并未炸死,是为了减轻我的拖累,替我牺牲的!

连长:和平,你的复员报告,连队还是希望你慎重考虑,团首长正准备推荐你去军校学习,在没有去军校前,连队还要安排你执行一项任务!

和平:啥任务?

连长:任务很坚巨,你是代表连队全体官兵,去长贵家中,探望烈士的母亲,将烈士的母亲安抚好,不能让这些失去亲人的老人,流血又流泪!

和平:谢谢连首长!

连长:给,这是烈士的荣誉证书,还有烈士抚恤金四百五十元,你收好!

和平不无失望地;就四百五十元?

连长:对于一个农村家庭,也不知这些钱,能起多大做用?

和平:农村正在推行土地承包,恐怕连一头耕牛都买不来!

连长:这还有我们连队全体干部战士共同捐献的三百元,钱不多,总是大家的心意!

连长湿润了。

连长:一支一百二十人的连队,一场战役,减员三分之一,叫我怎样去安慰,司务长那里已超支出半年火食费,战友们是饿着肚子才节省出这几个钱!牺牲去这么多战友,他们都是我兄弟,他们是为祖国而战,为荣誉而战,又有多少战友象长贵一样,连尸骨都不能回到祖国,长眠在异国它乡!

连长哽咽了。

连长强忍悲痛:希望你去后,同地方政府取得联系,协调地方政府,将老人生活安排妥当!

和平同连长握手。

连长:还有,不是战争发生,长贵正该探家了,他曾对我说,回次家衣裳新旧不管,洗的干净些可以了,领章总要新鲜些,想朝我借付新领章,我答应过,可现在?他什么也没有留下,尸体不能回家,乡下还有个衣冠冢的习惯,活人也好有个祭奠的地方,去后给他立个坟包,把它埋放在里面!

 

5

远村。

两间破旧的老屋。

屋内,冲滞着无尽的悲哀。

彭七公:流不尽的是眼泪,走不尽的是征途,老嫂子,长贵是好样的,他没有辜负家乡人,给家乡人争光了!

母亲:他七公叔,我能挺得住,自从儿子当兵走后,我就寻思会有这一天,种地纳税,养儿当兵,当兵就意味着打仗,打仗能不死人,这天下凡是当兵的母亲,又有哪个不知道?再说,战场上死去的又不是我儿子一人,哪个不是爹娘生的,况且国家又从那么远的路途,派人来探望我,我知足了!

和平:大娘!

彭七公:老嫂子,这是国家给烈士的抚恤金,四百五十元,剩下这些是长贵的战友捐献的!

母亲:四百五十元,烈士抚恤金?国家这么困难,哪来得这么多钱,这钱我不能收,一分也不能收!

和平:大娘,你就收下吧!

母亲:孩子,大娘不能收,收下了不是让长贵不安了,咱不能难为国家,再说大娘有钱,长贵从前每月寄给家中的七块钱,大娘一分都没动,现在也攒了有二百多了,只想等长贵回来,给他娶个媳妇!

和平:大娘!你收下吧!

母亲:把它还给国家,国家太穷了,穷了就被人欺负,就要挨打!

彭七公:佟同志,回去告诉同志们,安心服役,这就是一个农村母亲托嘱!

和平心情沉重。

母亲:长贵父亲活着时也说过,这人活在世上,有的人活着,是活个骨头,有的人活着,是为了肉。国家也一样,这当兵的,就是国家的骨头,就要把国家支撑起来,他们不需要那么多累赘!

和平为老人擦拭着泪水。

母亲:眼睛瞎了,眼泪就尽了,国家只要承认长贵是烈士,为国家捐躯,这做母亲的人就满足了,长贵命好啊,虽然死的是年轻了些,怎么也比他爹那时强的多,他爹年轻时,也同样上过战场,参加长城抗战,被日本鬼子炸去一条腿,拚刺刀肠子都被挑了出来,冲上去的是一个营,下来时数一数剩下不到一个排,可是他爹还是活了下来,活着回到原籍,你说那些年运动怎么就那么多,就一个历史问题,半辈子都没有交代清,说挨打就挨打,说挨批就挨批,一个残疾人,哪能经受的起这样折腾,是实在被逼迫的没办法,才不得不背井离乡,后来是碰上他七公叔,当时正在村上当支书,才把这一家人收留下来,是他七公叔带领乡亲们,在那样困难的年代,给我们压盖了两间土房,从这以后家里才有个栖身处,就是这样,他爹活着时,也从没露出一点怨言,只有感激,感激这里的乡亲!

彭七公:是疙瘩总也解开了,没有解不开的死结,对这些抗战老兵,以后国家总也给个说法!

母亲:刚才你们商量的话,我都听到了,咱不能给政府添麻烦,我哪也不去,我能生活,我也舍不得这块土地,再说,虽然我儿子死了,人死了不都还有个魂,万一长贵回来了,让他去哪找他的娘?长贵一定回来,他想娘,他认识回家的路!

二人长叹。

 

6

日。

和平在房顶为老人修补雨漏。

和平走下屋顶。

和平在屋檐下喘息。

和平的两眼湿润了。

和平忍住悲痛,又打扫起院内的荒芜。

日落。

 

7

日出。

和平准备归队。

母亲拖着颤巍的身体出门相送。

彭七公同和平握手道别。

母亲从怀中摸出一叠鞋垫递给和平。

母亲:给,孩子,把它垫在脚下,行军路上别磨坏脚,这是给长贵做的,这回你们都一样了!

和平流泪了。

和平依依不舍地离开母亲。

和平回头张望。

和平走上公共汽车。

和平又突然改变决定。

和平迈下汽车。

和平飞跑着。

和平跪在母亲怀前。

和平在呼唤:娘,我不走了,我再也不让你伤心,我就是长贵,是你的亲生儿子!

 

8

夜。

和平伏在灯下,掏出纸笔。

敬爱的连首长:感谢你们给了我这次机会,能亲身探望烈士的母亲,而最让我心灵不安的,是在接触烈士母亲的过程中,亲身体会到一个农村母亲的家国情怀,是她们的崇高品格,使我不得不做出最后的决定,请求连首长继续考虑我的复员申请,并预以批准,为了烈士母亲的晚年不再孤独,我决定把自己永远留在老人身边,只希望自己在今后,能同烈士母亲的亲生儿子一样,完成长贵烈士未尽的责任和义务-------

 

9

日。

远村。墓地。

和平独自将一块无字墓碑埋立于烈士坟头。

和平向着远方。

和平:连长,你的战士佟和平,向你敬礼了,请你接受我,对战友们最遥远的祝福,这是后的军礼!

和平依依不舍地摘下军衣上的领章帽徽。

和平深深地将领章、帽徽安放进怀内。

和平:长贵,我的战友,以后这就是你的家,你可以魂归故里了,长贵,你不孤独,有战友陪伴你,长贵,你让战友终生负疚的,就是我们没有找到你的尸体,把你带回祖国!

和平拿起锤钎,开始在石碑雕刻烈士的名字。

和平在呜咽中吟唱:-------战友战友亲如兄弟,革命把我们召唤在一起,你来自边疆,他来自内地--------

泪水溅落在地上。

 

10

日,雨。

热带林丛。

长贵卧倒在血泊中。

长贵终被暴雨的冲涮击醒。

长贵在努力翻动。

长贵终于离开原地。

长贵爬过处是一道道殷红的血迹。

长贵爬向树从。

 

雨晴,太阳穿过树隙。

 

长贵在草丛中醒来。

长贵忍痛为自己胡乱包伤。

长贵准备站立。

长贵终于不能成功。

长贵在继续爬行。

长贵躲避过蟒蛇。

长贵落入陷阱。

长贵在奋力拨动扎在身上的竹签。

 

日落。

 

日出。

长贵在陷阱中奋力挣扎。

长贵终于爬出陷阱。

长贵在匍匐移动。

长贵发现树上野果。

长贵露出渴望,但终不能起立。

长贵用手指在草丛中拚命挖掘。

长贵把挖出后蚯蚓吞在口中。

长贵继续爬行。

长贵卧在石崖下。

长贵在吸吮山崖溅落的水珠。

 

16

远村

和平挥汗忙碌在田亩中。

和平头顶草帽,腿挽裤管,早以失去军人的丰采。

和平听到远处彭七公呼唤。

和平走向彭七公。

彭七公:和平,关于追认长贵烈士,上面批准了,这是乡里发给烈士家属生活费,你收好!

和平:谢谢七公叔!

彭七公:谢什么,还不全靠你的张罗!

和平:那我就去感谢政府!

彭七公:对喽,有了这钱总也能给你们母子生活减轻些负担!

 

17

热带林丛。

长贵发现创伤腐烂处的蝇蛆。

长贵开始自我营救。

长贵用葛藤捆绑在树干上。

长贵拿木棍咬在口中。

长贵拿烧红的木棍按在溃烂处。

长贵一声嘶裂。

长贵继续。

嘶裂声不绝。

 

长贵开始柱棍一瘸一拐的行进。

长贵在丛林中辨别方向。

 

冬去,春来。

长贵走过被战火烧黑的国境线。

 

长贵望着小学校升起的五星红旗。

长贵流泪了。

 

长贵延着火车轨迹向着故乡前移。

 

长贵终于走近故乡的土地。

远村。

长贵向红领巾问路。

红领巾:你是谁?

长贵:我是耿长贵!

红领巾:耿长贵!

长贵点头。

红领巾:不,你不是耿长贵,耿长贵是烈士,烈士不是你这形象!

长贵:你说什么,长贵牺牲了?

红领巾郑重点头。

红领巾:对,清明节我们还为他扫墓呢!

长贵露出不安。

 

夜。

长贵独自出现在烈士坟头。

长贵离去。

 

长贵悄然遣入彭七公院中。

彭七公听到响动。

彭七公走出屋门。

长贵;七公叔!

彭七公:谁?

长贵:长贵,是长贵回来了!

彭七公:长贵?

两人走近。

彭七公吃惊:真是长贵,你还活着?

长贵欲言又止。

彭七公四处顾盼。

彭七公:快,快进屋!

彭七公慌张将长贵拽进屋内。

 

18

夜。长贵家。

和平在为母亲洗脚。

和平:娘,你该休息了!

母亲:和平,明日你去镇上买点白糖,桂花,中秋节快到了,长贵活着时,最爱吃娘给他打做的月饼,我寻思再给他做几个,中秋了,远在他乡的人,都会想到这一天,长贵他们也一样!

和平:娘是想长贵了,明天我背你去他坟上,有什么话和他说说!

 

19

夜。彭七公家。

彭七公:长贵,你进村时被人看见吗?

长贵:没有,我觉得情况不对,就故意躲闪开人群!

彭七公:怎么这时才回来,真不是时候!

长贵忧心忡忡地望着。

彭七公:该怎么办好?你娘在领着烈士补助?这不是欺骗国家了吗?再说和平,他怎样向人交代?不说你们自己挣下荣誉毁掉,连你们的部队都受牵连?这天大的责任,谁担待得起,所有的荣誉不是被你毁弃了,你今天还被人当烈士遵敬,明天被人发现了,或许就会扛上欺骗国家的罪过!

长贵:七公叔,我真不知家中发生这样的事情!

彭七公:哪有你这么命苦的孩子,要是家中不花国家的钱还好?国家的钱,一文都不能轻取!

长贵:不然就还按我说的办!

彭七公:你说什么,还想走?那不行啊,既然是回来了!

长贵:七公叔,我不能只因为我一人,毁了我的战友,我的连队,我们所有的荣誉都是拿生命换取的!

彭七公:眼下还真是想不出个办法!

长贵:七公叔,我想看一看我娘,还有和平!

彭七公:见一面是对,可一但见了面,还能不暴露,能藏得住吗?

长贵流泪了。

彭七公:不然就这样,和平每天都要搀扶老人出屋晒太阳,你就藏在远处看看他们,人都老了!

 

20

日。老屋。

长贵藏匿在远处。

长贵遥望着屋檐下白发苍苍的母亲。

长贵几次欲呼喊。

长贵流泪了。

长贵向母亲跪拜。

 

长贵终于离开了养育他的故乡。

 

21

日,某城市。

长贵拖着一条残缺的腿在垃圾箱中翻动。

 

长贵在收拾着饭馆扔弃的纸箱。

 

长贵准备拾捡马路中间遗落的矿泉水瓶。

一辆轿车飞驰而过,长贵被刮倒在路边。

司机探头破口大骂。

长贵无衷。

 

长贵出现在垃圾山中。

长贵在吞食别人扔弃的食品。

 

长贵在艰难地拖着装满废品编织袋走向废品收购站。

长贵悉心的将自己换取的零钱藏入怀中。

 

夜。

长贵露宿在水泥圈中。

身边堆放着一堆拾捡来的食物。

 

日。

长贵在奋力的同几个无赖争夺。

长贵的终不能幸免,积蓄被人抢劫。

长贵脸上露出无助。

 

废墟旁。

长贵眼望着自己存积的废品被城管人员铲推掩埋。

 

 

长贵坐在公园树荫下歇息。

长贵打开水壶。

小女孩走近长贵。

长贵发现小女孩的渴望。

小女孩;爷爷,我口渴!

长贵准备把水壶递给女孩。

长贵又改变主意。

长贵一瘸一拐地奔向饮品摊。

长贵把矿泉水递给小女孩。

长贵脸上露出未有的满足。

少妇在四处寻视。

少妇走近长贵。

少妇发现女儿。

少妇狠命夺过女儿手中矿泉水。

少妇将矿泉水扔落在地。

小女孩放声哭泣。

少妇:还哭,连乞丐给的水你也敢喝,你就不知脏净。

长贵不可明状地望着。

少妇发现长贵的无奈。

少妇无可适从。

少妇急忙从兜中掏出一元钱递给长贵。

长贵不知所措。

少妇惺惺离去。

小女孩在不停回头张望。

 

城市收容站。

女工作人员:说话呵,你是哪里人,我们送你回家,国家不允许你这样流浪,说话,家里还有人吗,当地政府会安排你生活。

长贵如同麻木。

 

长贵依然在流浪。

 

岁月留痕,花开花落。

 

长贵老了,蓬乱的头上露出霜白。

长贵望着回归的雁阵。

长贵流下浑浊的眼泪。

 

长贵在清数自己碎币。

 

长贵走在回家的路上。

 

22

远村。砖窑。

和平拉着装满砖坯的平板车吃力前移。

和平不时停止。

和平用手使劲按压肋部,去缓解痛苦。

和平望见前来的彭七公。

彭七公:和平,怎么这么早就出工了?

和平:母亲老毛病又患了,想多攒几个钱,等月末老板开支,送她去县医院看看,钱少总不行!

彭七公:还是先回去看看,老人好象病重了!

和平:是吗,早上让她吃过药才出来!

 

23

和平用平板车拉着母亲走在去医院的路上。

 

24

某医院。

和平倚在长廊坐位上,等待母亲诊断结果。

和平感觉不适。

和平头上沁出冷汗。

和平在坐位上滑落。

几个医务人员慌忙将和平抬进急诊室。

 

25

医生办公室。

医生:家中还来人没有?

和平:没有,家中就我们母子!

医生:怎么办,这是你母亲的诊断书,肝癌!

和平吃惊地:肝癌?

医生:这是你的!

和平接过医生诊断。

和平露出不安。

和平失茫了。

和平:医生,怎么会呢,这不可能,不会是弄错了?同样的病,不然麻烦您在检查一遍!

医生:不会弄错,请你相信医生,做决定吧!

和平:决定?

医生:办理住院手续,先给谁办理?

和平一时无措。

医生:这样的意见医生也不好参加,主意还是你自己决定,农村的收入条件总是有限!

和平不语。

医生:还是理智些吧,你还年轻------

和平把头深深埋下。

和平又突然:不,我要母亲,我要母亲!

 

26

老屋。

长贵砸开锈迹斑斑的铁锁。

长贵走进荒芜杂乱的院心。

长贵在收拾故人留下的遗物。

长贵发现和平留下的领章,五角星。

长贵五味杂陈,眼泪纵横。

 

28

烈士陵园。

和平鸽在蓝天上自由翱翔。

长贵坐在轮椅上。

连长推轮椅慢慢穿行在烈士墓间。

连长:这是胡小锁,从北方二十四军那边调来的,四川筠连人!

长贵:这是张河山,山东沂水人!

连长:机枪手!

长贵:这是李国庆,北京人,文艺委员!

连长:他们如是活着,也是我们这把年纪了!

长贵;我们唱支歌吧,给他们听!

连长;你唱,我指挥!

长贵哽咽地:------战友,战友,亲如兄弟,革命把我们召唤在一起--------------战友,战友,为祖国的荣誉,为人民的利益,我们要并肩战斗夺取胜利,夺取胜利-------

幻化:

英雄连全体在纵情歌唱:---------战友战友亲如兄弟,革命把我们召唤在一起--------

一张张绽放着青春的脸庞。

 

 

战友之歌歌词:

战友战友亲如兄弟,革命把我们召唤在一起,你来自边疆,他来自内地,我们都是人民的子弟,战友战友,这亲切的称呼,这崇高的友谊,把我们结成一个钢铁集体,钢铁集体。

战友战友目标一致,革命把我们团体在一起,同训练同学习,同劳动同休息,同吃一锅饭,同举一杆旗,战友战友,为国家的荣誉,为人民的利益,我们要并肩战斗,夺取胜利,夺取胜利。

                                                                                                     

主题音乐:

战斗在太行山上。

 

一八年七月五日

 

汪景龙13947360831

 


分享到:
    
上一篇: 吕家河民歌村
               
                     地  址:杭州市莫干山路    电  话:0571-98765432

                      传  真:0571-12345678    联系人:李经理

     手  机:18888999988       邮  箱:oywl@yahoo.cn    邮  编:300009    蒙ICP备19000057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