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标志
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您好,您已登录!  进入会员中心  退出登录
全站搜索
新 闻
文章搜索
男人的一半是女人
作者:快乐草原网选    发布于:2018-05-29 06:45:00    文字:【】【】【
  
  第001章 路遇

  东林县草岭子乡中学教学楼对面的一片茂盛的小竹林被风吹得抖抖簌簌。

  一名大约十一二岁的小女孩站在教学楼三楼的校长室旁边,看着外面的景色发呆,单薄的身体似乎也在颤抖着。

  叶平宇走上教学楼,一眼看见小女孩,心中不禁一揪,慌忙走上前,去敲校长室的门。

  片刻,校长室的门从里面打开,一名年轻的女老师闪身走了出来,面色绯红地看了叶平宇一眼,扭头匆匆离去。

  扫了一眼女教师,叶平宇转身走进校长室,乡中学的校长赵海波此时正安坐在办公桌前。

  “哈哈!赵校长,不好意思,我妹买校服的钱晚交了几天,今天过来交上!”一走进校长室,叶平宇爽朗大笑一声,几步迈向赵海波,伸出手道。

  赵海波鼻梁间架着一副金边的眼镜,丢了叶平宇一眼,却是端坐身子没动,看上去不热不冷,淡淡的表情,装逼的面孔。

  感到一张热脸突然遇上了冷屁股,叶平宇一时之间收起心情,急忙把钱交了过去。

  “小叶,不是看你的面子,学校早让你妹妹回家筹钱了,好了,就这样吧!”收起叶平宇交过去的钱,赵海波一副公事公办表情严肃的样子。

  “呵呵,赵校长,那太感谢您了,您看,现在就让我妹回去上课吧……”探身看向赵海波,叶平宇眼中带笑地道。

  过了一会,叶平宇一直提着心,赵海波终于起身朝外面的房间大声地喊了一句道:“刘老师,让那个叶芊芊去上课!”

  “多谢了,多谢了!”一听到赵海波的话,叶平宇连忙笑着又表示几声感谢,转身才走出了校长室。

  一出校长室,叶平宇闪身把小女孩拉到一旁,切声地问道:“没钱交怎么不早跟我说,家里没钱了吗?”

  “爸妈说等卖完了米就给我交钱买校服,现在米没卖完,没钱交!”用衣袖抹了一下眼睛,叶芊芊的脸上一时挂满了泪水。

  叶平宇一时默然,家里不大富裕,为了培养他和姐姐上大学,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而妹妹还在这里上初中,开学后学校让交钱买校服,结果拖了几周没有交,学校便通知家长,不让上课,让她回家筹钱去。

  得知这个情况,他急忙过来,还好之前见过赵海波几面,不然即使交了钱,妹妹也不能立刻去上课,还要受老师的白眼,自己大小也是乡里的干部,这点面子赵海波还是要给的……

  临走时,叶平宇往妹妹手里又塞了点零花钱,让她买点好东西吃,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妹妹一向节俭,但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不能让饿着肚子。

  安慰了妹妹一番,叶平宇才走出草岭乡子中学,一路向乡政府大院走去。

  一路上有着不少的行人,都是过路的村民,叶平宇正在路上低头走着,快到乡政府大院的时候,突然有一辆吉普车停在他的身旁,车上下来一中年男人,走到他面前道:“同志,请问去金湖村的路怎么走?”

  一抬头,叶平宇愣道:“你们去那里干什么?”

  那人道:“我们想去那买一点金湖贡米,找不到路!”

  叶平宇不禁道:“金湖村离这还很远哪,路不好找。”

  那人皱了皱眉,沉思了一下道:“同志,那你能不能帮个忙,给我们带个路?不会耽搁你很长时间的!”

  仔细打量那人一番,叶平宇心里一动,问道:“跟你们一起坐车去?”

  那人忙道:“那当然了,回来再把你送过来!”

  又想了想,叶平宇一笑道:“那好吧,我家就是那里的,正想回趟家!”

  “呵呵!那太谢谢你了同志!”那人笑道。

  叶平宇随即上了车,那人问道:“同志,你贵姓?”

  叶平宇道:“我叫叶平宇,就在这乡里工作!”

  “乡镇干部啊,不错不错!”那人笑着说道。

  叶平宇道:“我刚到乡里上班,父母都是农村的!”

  “农村人实在啊!”那人感叹了一句。

  叶平宇沉默片刻,想了想问道:“你们怎么想到要买金湖贡米的?”

  那人道:“听说金湖贡米品质好,香的很,我们想买一点尝尝。”

  叶平宇道:“品质好又有什么用,卖也卖不出去!”

  那人惊讶道:“这么好的米还卖不出去?”

  叶平宇道:“今年大丰收,乡里种米的多,没人要。”

  那人一脸默然,说道:“你们家也种米的吗?”

  叶平宇道:“我们家也没卖出去,父母也为这事着急。”

  那人想了想道:“那我们去你家买吧,反正在哪买都是买。”

  看了那人一眼,叶平宇突然问道:“看样子你们是从城里来的人,能不能帮我们找找销路?”

  那人沉思了一下,说道:“这事我回去考虑一下,如果能找到就联系你怎么样?”

  叶平宇道:“那太感谢您了,你们现在能要多少米?”

  那人道:“一两袋就可以了。”

  才一两袋的量,叶平宇想了想道:“您看能不能这样,我送你们两袋米,你们回去帮我们找销路行不行?”

  那人呵呵一笑道:“这怎么能行,让你带路还让你送米吃!”

  叶平宇道:“没关系的,反正米现在卖不出去,送给你们,你们帮我们找销路,这事说起来还是我们划算!”

  那人笑道:“你就这么相信我们啊?”

  叶平宇皱眉道:“这有什么不相信的,我们农村的人都是这个样子!”

  那人呵呵笑了起来道:“好,我们一定帮你找销路,但是钱必须要付,不能白吃你的米!”

  叶平宇坚持道:“说送就是送了,你们要是给钱,那就是不愿意帮我们,我们农村现在很苦,稻子卖不出去!”

  那人一听,语气一动问道:“你们乡里没人管吗?”

  叶平宇摇头道:“乡里的事情太多,没人管!”

  那人面色顿时凝重起来,叶平宇也是看向车窗外,一脸的落寞表情。

  车子到达金湖村后,直接开到了叶平宇的家门口,这边农村的人还很少见到汽车,村里的小孩一见到来了一辆吉普小轿车,立刻活蹦乱跳脏兮兮地围了过来,叶平宇看到后,急忙把他们拉到一边,怕车主人生气。

  看到这农村里的孩子,那人笑了笑道:“没事,让他们看吧!”

  话一说完,孩子们立刻笑着又围了上去。

  叶平宇摇了摇头,带着那人来到了家里。

  一进家门,母亲郭文秀就迎了出来,叶平宇就对她说道:“妈,给我装两袋碾好的米,我朋友带走要吃!”

  一听到叶平宇这么快就把他当成了自己的朋友,那人不禁莞尔一笑,之前按照大老板的吩咐来到这边买金湖贡米,还不许他打扰地方,必须亲自到这边来一趟,把钱直接付到群众的手上。

  但来到这边后,却发现根本找不到金湖村的路,幸好碰到了叶平宇,不但带他的路,而且还给他弄来了米,只是叶平宇与他讲好不要钱,却是让他有点为难。

  那人想了想,算计了一下,看到叶平宇和他母亲去屋里面弄米去了,便从身上掏出几张纸币,看到旁边有一个小屋,悄悄地走进去先把钱放在屋里,等叶平宇家人察觉后,估计他们就已经走远了。

  事先给那人倒了一杯水,叶平宇让他坐着等一下,然后就和母亲一起进了屋,先和母亲说起妹妹交钱买校服的事,才知道家里确实没钱了。

  得知这个情况,叶平宇话也不再多说,就与母亲一起装起米来。

  装好后,叶平宇和母亲两人一人扛着一袋米,从屋里面走出来,准备给搬到车上去,那人一看急忙迎了上去,接过郭文秀的那袋米,和叶平宇一起放进了车。

  看到装完了车,郭文秀就站在门口道:“在家吃完饭再走吧!”

  叶平宇转身道:“乡里还有事情,不吃了,我和我朋友先走了!”

  没等母亲说话,叶平宇就上了车,那人走过来与郭文秀握握手,表示声感谢,也上了车。

  看着车子离去,郭文秀叹了一口气道:“这孩子,咋一下子就送了人两袋子的好米?”

  第002章 乡长的红人

  行走在回去的路上,那人对叶平宇道:“小叶,今天的事谢谢你了,这米还真是香啊,弄得整个车子都是香喷喷的!”

  叶平宇呵呵一笑道:“吃起来才香呢,要不然怎么能叫贡米,给皇帝吃的米,不香的话那皇帝老儿还不把我们村子给灭了!”

  “哈哈!”那人大笑起来,感觉叶平宇不但实在,而且还非常有趣,这一次真是不虚此行,既完成了任务,还认识这个自称是自己“朋友”的朋友,收获真是不少!

  一路闲谈,两人不知不觉就回到了乡里,此时,如同久别重逢的老朋友,叶平宇有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眼看下了车就要与那人告别。

  那人看了看他,想了一下,就从车里找来一枝笔,记下一个电话号码,对他说道:“我姓祝,有什么事情可以打这个电话联系我,你们村卖米的事,我回去以后想想办法,看能不能联系上大的买主收购,如果有,我打电话给你,你把你的电话号码告诉我一下!”

  叶平宇急忙把乡里的电话告诉了他,然后接过他递过来的小纸条。

  “今天的事谢谢你!”记下号码后,那人笑了笑,说完关上车门,摆摆手走了。

  看着那中年男人远去后,叶平宇低头看了看手中的小纸条,小心地保存起来,然后转身向不远处的草岭子乡政府大院走去。

  从安宁省经济学院毕业,分配到草岭子乡党政办工作,说来已经有三个多月,叶平宇走到乡政府大院门口,抬头看了看眼前已经熟悉的门楼和大铁门,便迈步走了进去。

  走进里面后,和看大门的老杨打了声招呼,便直接朝后面的党政办公室走去。

  草岭子乡党政办公室坐落在一栋简陋的二层办公小楼内,整个空间显得非常的狭窄,在一个不到二十平米的老旧房间里,摆放着五六张破旧的桌椅,桌子上堆满了电话、报纸、文件材料等各种东西,看上去是乱糟糟的样子。

  从窗外透入阳光,房间内的东西才能看得清清楚楚,叶平宇走进办公室后,目光一扫,就看到几名办公室的同事正在里面聊着天。

  前几天乡里面发生了一件爆炸性的事,正在乡里开会的乡委书记杨茂军和党政办主任牛振才突然被县纪委的人当场带走,至今都没有回来,乡里面现在是人心惶惶,几名办公室的同事也是忐忑不安,这几天大家私下聊着的一般都是这个事情。

  不过一看到他进来,那几名聊天的同事就迅速装模作样地坐了回去,一副从未发生过的样子,似乎把他当成了潜伏在办公室内专门来监视他们的探子。

  看到他们的样子,走到座位前,一屁股坐下,叶平宇想了想,不禁暗中发起笑来,自己从来不是那种爱打小报告的人,而办公室里倒是有人很喜欢打这种小报告。

  想到这里,叶平宇朝同事梁军那里看去,只见他正舒服地躺在自己的办公椅子上悠然自得,一双眯起的小眼睛不时地扫向旁边正在照着小镜的常芳身上。

  一见到梁军的那个样子,叶平宇的眉头就是皱得不轻,这小子平时最喜欢向领导打小报告,大家都很反感他,不过以前这小子可是牛振才的大红人,整天跟在牛振才后面拍着马屁,现在牛振才一出事,前几天在办公室里都坐不住,现在看上去却是跟没事人似的,让人感到好生奇怪。

  而与梁军一样让人感到奇怪的还有老郑,这个老郑年龄大资格老,平时不苟言笑,与他们年轻人从来不多说话,刚才进来时,和平时一样戴着一副眼镜,坐在那里看着报纸,不时还在上面写写画画,看见他进来,头也没抬,没人觉得奇怪,但此时他发现,老郑看着看着,居然暗地里在偷偷地发笑,好像还是控制不住的样子,笑个不停!

  一张报纸有什么好笑的?叶平宇大惑不解,想了想,就转头看向坐在另一边同样长得特别养眼的办公室小美女赵雅楠身上。

  此时,一身浅蓝色连衣裙打扮的赵雅楠也在不停地朝老郑看去,老郑的手中拿的是东林县的报纸,从他们来到办公室就在那开始看,看到现在都快一个多小时了还没有看完,而且还时不时地发笑,这个老郑是不是发了什么神经?

  姚伟国坐在那里是一脸的暗淡,书记和主任出事,他最伤心,作为书记的表亲,一直是党政办里的风云人物,现在书记出了事,他的心情好不到哪里去。

  叶平宇一时把办公室里的人扫个遍,想来想去,要说现在心情最好,心里头最踏实的应当是他,乡里面的人都知道,自打他来到这里上班后,党政办里头与乡长关系最好的就是他,而且除了老郑比较特立独行以外,其他几个人都是跟原来书记和主任一系的人。

  只是乡长当时一直让书记给压得死死的,整天夹着尾巴做人,根本没什么实权,作为他的红人,不但没有得到什么好处,而且还因为与他走得近了,让牛振才找借口狠狠地批了一顿,批得他当时全身都发毛!

  后来他才发现,这都是梁军在背后向牛振才打小报告的缘故!

  说起这事,叶平宇就是非常的气愤,其实他当时根本没有那种跟谁一系的意思,作为一名刚参加工作的新人,没有那么多的想法,只是看到乡长对他很客气,而书记主任对他却是横挑鼻子竖挑眼的,时间一长,那与乡长的关系自然就亲近了起来,却没想到牛振才会大发雷霆,把他批了一顿。

  虽然当时挨了批,受了压制,但现在却是因祸得福,书记主任一齐出事,乡长看样子马上要接班,如果乡长当上了乡委书记,从此大权在握,那么他就一下子成了党政办里头最最红的人,姚伟国梁军他们都要靠边站,常芳赵雅楠这两个小美女恐怕都要跟在他屁股后面转,嘿嘿,想想这事都觉得开心!

  透过窗户,一缕秋日的阳光浅浅地照射在身上,叶平宇眯起眼睛,仿佛看到那个泛着金光的宝座在向他招手,只要他担任了党政办主任,哼哼,那个在他面前十分显摆的赵海波,一定要给他上点颜色看看!

  正在想入非非,突然听到老郑在座位上发出一阵稀里哗啦的响声,回过头一看,只见老郑站在办公桌前,拳头紧握,目光坚定,站了一会儿,然后什么话也没说,直接走出了党政办公室。

  看见老郑古怪的样子,大家搞不清他在干什么,一齐看着他走出了党政办。

  “呵呵,出去放会风去!”老郑刚一走,梁军突然也从座位前站了起来,呵呵一笑,然后转身向门外走去。

  看到两人相继走出党政办,办公室里立刻静了下来,各人都有各人的心思,自打书记主任一出事,这乡领导班子如何调整,党政办主任一职由谁接任,成了大家最关心的事情,今天梁军和老郑两人的奇怪表现搞不定就与这事有关。

  常芳一直坐在那里照着小镜,但周围的一举一动都没有逃过她的法眼,等老郑和梁军走了之后,便放下小镜看向坐在她旁边的叶平宇道:“小叶,他们两人都出去了,你怎么还坐在这里啊?”

  叶平宇一听到她问到这话,便随口说道:“芳姐,他们出去管我什么事!”

  常芳呵呵一笑道:“你现在可是乡长的红人,小心他们抢了你的位!”

  叶平宇心里一惊,但表面却是不动声色,“芳姐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位子也不是抢来的!”

  第003章 赵雅楠的发现

  赵雅楠一听却在旁边笑道:“平宇,话可不能这么说,你是乡长的大红人不错,但是有些事啊,却是经不起人家的活动,你还是小心一点好!”

  叶平宇皱起眉头,没有再答赵雅楠的话,办公室里的这几个同事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要是再顺着她们的话说下去,就是中了她们的圈套,她们无非是想试探自己的底实而已。

  看到叶平宇不答话,常芳和赵雅楠两人相视一笑,也不再说话,正在这时,旁边办公桌上的电话机响了,半天一直没有说话的姚伟国接完电话后就对叶平宇道:“小叶,乡长要材料,让你上去!”

  一听此言,叶平宇忙翻开抽屉找出早已写好的材料,撒腿就向二楼乡长办公室跑去。

  他一走,剩下的三个人又开始议论起来,不过这次他们议论的重点变成了叶平宇。

  一口气跑到二楼乡长曹大富的办公室,一进门,叶平宇就看到曹大富正抱着电话机在与别人通电话,一双腿脚翘在桌子上。

  “呵呵,现在还是不一定的事,不过谢谢你老兄了!”站在门口,叶平宇听到曹大富开怀大笑的声音。

  一打完电话,转头看见叶平宇,曹大富的脸上又是摆出一副威严来,叶平宇急忙走上前把材料交了上去,然后站立一旁。

  伸手接过他递过来的材料,曹大富认真地看了起来。

  过了一会,随着一声嘎吱作响的声音,曹大富放下双脚,肥胖的身躯立刻从深陷的座椅里一下子弹了出来。

  “小叶,你这份材料写得不错!”看完之后,曹大富夸奖了一句。

  叶平宇面露笑容,曹大富看了他一眼,身子又靠在了椅背上,却突然问道:“小叶,乡里出了事,党政办现在是什么情况?”

  猛听到曹大富问这,叶平宇心里一沉,不知该如何回答,想了想道:“乡长,杨书记和牛主任突然被带走,大家看上去都有些坐不住……”

  叶平宇话还没说完,曹大富的眼睛里立刻射出精光,把材料往桌子上一摔,厉声道:“坐不住也得坐,小叶,你帮我盯紧一点,在这关键时候,谁要是不老实,我撤了他的职!”

  “是是,乡长!”听了曹大富的话,叶平宇急忙连声答应,自打书记主任出事以后,曹大富的脾气变得越来越大,那个见人非常客气说话非常和蔼的乡长不见了。

  转身走出曹大富的办公室,叶平宇感到身上如释重负,长舒了一口气,不知怎么的,现在一见到曹大富心里头就多了几分紧张,和原来的时候不一样,以前曹大富见到自己时是笑容满面,慢声细语,关怀备至,而现在却变得与原来的书记差不多,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让人感到不舒服。

  曹大富的吩咐让他也很为难,都是办公室的同事,却让自己盯着他们,要知道做这种事他不在行,梁军倒是很在行,只是他以前是书记和主任的人,曹大富肯定不放心他,现在让他来承担起这样的重任,虽然说是一种器重,但是真的让他很为难!

  哎,看来,要想当好领导的红人可是一件不简单的事情!叶平宇突然这样想到。

  第二天一上班,叶平宇正坐在办公室里,突然接到自己老妈打来的电话。

  不知道找他什么事,接过电话,叶平宇才知道是钱的事,今天早晨老妈在前屋打扫卫生时,无意中发现小桌上放着几张纸币,昨天没注意到,以为是他临走时放的,便打电话来问问。

  一听是这事,叶平宇马上想到买米的那个中年男人来,临走时没提钱的事,以为他答应了自己的要求,但现在看来不是那么回事。

  心中这样一想,叶平宇道:“妈,你把钱先收起来,那钱不是我放的。”

  老妈还要问钱到底是哪里来的,叶平宇便不让她再多问,老妈又嘟囔了他一句才挂断电话。

  下午无事,到了傍晚的时候,叶平宇下班后从食堂里打了点饭,然后回到自己的宿舍里吃饭,在乡政府大院的南面有几排单身的宿舍,住着乡里的单身男女。

  大概就是在这个时候,赵雅楠从外面跑回了女生宿舍,一进门就叫道:“芳姐,我看到梁军和老郑两人跟着曹乡长走了!”

  常芳正躺在床上拿着一本女性的杂志在看,一副娇媚慵懒的样子,身上只穿着一件粉红色的睡衣,她和赵雅楠都是单身的女同志,同住在一个屋里,平时关系处得不错,有什么事情都互通有无。

  常芳一时没听明白,放下手中的杂志问道:“雅楠,你在说什么?”

  赵雅楠气喘吁吁,便把刚刚看到的一幕讲了出来。原来在此之前,她去上厕所,看到办公楼前停着乡里的那辆半新的吉普车,她没有在意。上完厕所一出来,一打眼便看到曹大富刚好从办公楼里走出,以为他要出门办事,也没有在意。但谁知道她刚走两步,就发现梁军和老郑还有副乡长吴振全一前一后地从办公楼里也走了出来,接着和曹大富一起上了吉普车!

  这一幕让赵雅楠十分地吃惊,吴振全是党委委员常务副乡长,与曹大富一直交好,上了曹大富的车并没有什么意外,但是梁军和老郑两个人与曹大富没有半毛钱的关系,而且梁军和她们一样还一直是书记的人,怎么也上了曹大富的车?

  这样一想,等吉普车开走了之后,她一刻也没有耽搁,便跑了回来。一听她讲完整个事情,常芳猛地把手中的杂志扔到一边,问道:“雅楠,你可看清楚了?”

  赵雅楠肯定道:“我亲眼所见,还能有假?你说说这到底是咋回事?”

  常芳同样一头雾水,搞不清咋回事,才短短几天的时间,梁军居然能在这个时候上了曹大富的车,要知道他原来可是牛振才的人,曹大富不但与他八杆子打不着,而且还会因为他是书记一系的人而打压他,更不可能信任他,怎么可能与老郑吴振全他们一起上了曹大富的车?太让人感到蹊跷了!

  老郑也是的,昨天看他就很奇怪,现在也上了曹大富的车,要说他原来与书记虽然没什么关系,但是与曹大富也没什么交情,现在怎么也受到曹大富的信任了?怎么没有叶平宇?为什么没有叶平宇?

  常芳突然想到这个问题,就问起了赵雅楠,赵雅楠仔细地想了想说道:“我没有看到叶平宇啊?难道他能事先坐到车里面了?”

  一听到赵雅楠不能确定叶平宇在不在车里,常芳想了想说道:“雅楠,你去梁军的屋里看他在不在,或许你看花眼了,我去叶平宇的房间看一看,看他在不在,然后再问问他是不是了解情况!”

  赵雅楠虽然确信自己看见梁军上了曹大富的车,但是经常芳现在一说,她也觉得自己可能天黑没看清或者看花眼了,所以就听从常芳的话去找梁军,而常芳则直接下了床,连睡衣都没有换就向叶平宇的房间走去。

  此时,叶平宇正呆在自己的宿舍里,洗刷完毕后,只穿着一件大裤衩坐在床上打坐看书,他从上大学时开始练习八段锦,上了班之后还在坚持着练习,有一点武术根底的他,练起八段锦来感到非常顺手,有一种功力日渐增长的感觉。

  常芳来到叶平宇的宿舍前,看到屋内的灯在亮着,就猜测叶平宇可能没有跟着去,想了一想,便走到门前砰砰地敲起来门来。

  “谁?”叶平宇听到敲门声,抬起头来,提声问道。

  “是我,小叶!”门外来传来常芳甜美的声音。

  没想到常芳会到宿舍里来找他,叶平宇心里面砰砰地乱跳,要知道常芳可是一个容易让男人想入非非的女人,身材无比的性感丰满,梁军整天对她垂涎三尺,而说实在话,他对常芳也是想入非非,有一次夜里还梦见了她,结果就不能说了。

  “请等一下!”叶平宇急忙下了床,把上衣穿上,大裤衩就来不及换了,就这样吧,反正他是男人,无所谓。

  一打开房间的门,叶平宇就闻到一股沁人的香气扑面而来,他差点要被陶醉掉,外面很漆黑,揉揉眼睛,他才看清楚,常芳居然是穿着睡衣来的!


分享到:
    
上一篇: 順花
下一篇: 听她梦里说
               
                     地  址:杭州市莫干山路    电  话:0571-98765432

                      传  真:0571-12345678    联系人:李经理

     手  机:18888999988       邮  箱:oywl@yahoo.cn    邮  编:300009    蒙ICP备19000057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