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标志
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您好,您已登录!  进入会员中心  退出登录
全站搜索
新 闻
文章搜索
大山深处的接骨女郎中
作者:聂景秀    发布于:2020-10-26 07:54:47    文字:【】【】【

 


  秋风象一把柔润的梳子,梳理着静静的洪家关;秋光如同发亮的汗珠,随风挥洒在山谷,溪流,田边。满山的枫叶正在染红,田边的稻谷也在收割之中。听割稻的乡亲们说,今年的收成不错。一亩田比去年可能还多收那么一两百斤。我问他们可知道尚本青教授的家,他们不知道。只听说一个省里来的茶专家,还有他的那个茶园。

  洪家关是贺龙元帅的家乡,也是他闹革命的最初发源地。我从北国来到这里,原只为了看一看贺老总故居,还有尚教授的白茶园。但却因为偶然遇上的一位老人,改变了我此行的方向。一个人从房顶上掉下来,把胳膊摔断了,他的兄弟来接这个老人去给他接骨。

  这是一个大约只有一米五高的老妇人,小脚。我听说她会接骨,就立马来了兴趣。问那汉子我能不能随他们一起去看看?汉子有些迟疑。刚好一辆拖拉机驶了过来,汉子扶着老人上了车,我不管三七二十一,也跟着爬了上去。

  拖拉机在一座吊脚楼前停了下来,老人不等汉子来扶,自己就跳下了车,甩着小脚却走得飞快,没等我下车,她就已经自顾自地被人迎了进屋去。我赶忙跳下车,跟上前去。

  房子中间摆着一张竹制凉床,上面躺着一个脸色煞白的男人,脸上冒着豆大的汗珠,人说他从房顶上摔下来,手臂摔断了。

  老人正在给他检查,摸了摸那只受伤的手臂,又捏了捏伤手的中指和食指,问了病人几句。病人虽然痛得龇牙咧嘴,但口里依然嗯嗯地应着。

  可能是女主人吧端着一个茶盘走过来,给老人筛上一杯茶,请老人坐下。没有想到,那茶居然也有我的一杯。

  这是一杯红糖红枣茶,红糖放得有点多,甜得发腻,那两颗红枣很大,我捞起其中一个咬了一口,肉很厚,散发着满嘴的枣香。但老人只喝一口,就把杯子搁茶盘里了。随口问了一句:“我的家业呢?”

  “在这里!”随着声音,那个接我们的汉子挤了过来,递给老人一只布袋:“问一声你老人家,不要紧吧?”

  “不要紧的。”她转头向着躺在凉床上的伤者说:“你手梗子骨头扳断哒,倒拐子脱榫哒。要先把你榫斗上,再帮你接骨头”。

  那个伤者口里是是是地应着,说有劳您老人家哒。

  “倒拐子”是当地土话,指的是上臂与小臂连接处。

  老人从布袋里摸出三根香,让女主人拿油罐过来。闭着眼睛对着香念了一大窜让人听不懂的话,然后用油罐里的山茶油将三根香淋透,这在当地叫“打油香”。随手交给身边那个接我们来的汉子:“点到神堂上去,在帮我找两块新鲜杉木皮,两根竹片,再剖几根青蔑”。

  过了一会,那个接我们来的汉子进来了,手里拿着三块书本大小的杉木皮,还有两块尺长的楠竹板,还拖了两根半米左右的小山竹。老人指导他将衫木皮剥尽外壳,只剩下薄薄的肉红色内皮,在将楠竹板削成薄薄的竹片,再将山竹剖成细蔑。

  等到这一切做好以后,老人对女主人喊:“拿一只碗来”。

  接过女主人端来的那个碗,她从布袋里摸出一个瓶子,往碗里倒了小半碗。我闻了闻,是酒。蒸馏后的白酒。老人端着这半碗酒,微闭双眼,又默念了一段咒语后,右手食指中指捻一个剑诀,在空中划了一道符以后,然后指着碗里的酒,又在空中划了一道符,再指着碗里的酒,如此三次后。含上一口酒朝躺在凉床上的伤者的伤臂喷去。

  “不痛哒吧?”

  “不痛哒,不痛哒!廊捂你老人家”。

  廊捂是当地土话,感谢的意思。

  “不痛哒就好。”老人左手按住伤者的上臂下端,右手抓起伤者的小臂一拉一扭,“好了,倒拐子的榫帮你斗上了”。

  老人从布袋里拿出一把草药,分成两份,将其中一小份用嘴嚼烂,吐在其中一块衫木皮上。再将另一份草药塞进嘴里。拿起那块吐了草药衫木皮,托住伤臂下方,伸出右手,试探着捏住伤者上臂,开始给他接骨头。

  这是一只非常灵巧的手,真难相信出自一个老人。每一个手指都异常生动,每一个动作都非常活泛。在伤者手臂上轻轻抚摸,揉捏,推拿,正位,仿佛钢琴键盘上跳动的演奏一般,让看的人眼花缭乱。大约过了二十分钟,她喊“杉木皮”,汉子立即再递上一块,她又指指另外一块,示意一起拿来。随后将嘴里嚼烂的草药吐在两块杉木皮上,用手指将草药拨均匀,拿起一块轻轻放在伤臂内侧,随后用左手捏住,右手接过最后一块杉木皮,放在伤臂外侧。让汉子将削好的楠竹板夹在衫木皮外面,再用青蔑捆紧。

  做完这一切,老人才在椅子上坐下来。整个全过程,伤者脸上没有出现痛苦的表情。老人让女主人找来一条干净的毛巾,包扎住伤者的上臂。用一根布袋把手腕挂在伤者的脖子上,让那个汉子和女人一起,扶着伤者坐了起来。

  告诉伤者,伤筋动骨100天,你要安心慢慢养。我过几天在来看看。女主人用茶盘端上一个红包,老人也不推辞。拿起后站起来。和我一起被拖拉机送回了老人的家。

  老人的家是一个曾经的大屋场,有很气派的石板地坪和石头台阶的槽门。但很多房子都搬走了,只剩下三间有岁月的老房子。老人招呼我进去坐坐。

  房子很干净,中间那间屋子是厨房兼起居室,对着大门是一座青砖灶台,安着两口锅和一个熬缸。进门右侧是一个火塘,火塘上方悬挂着几块腊肉。家具古老而简洁。

  老人生火烧水,泡一杯绿茶给我。说是她自己采的茶芽,自己做的。茶叶很干净,揉得也仔细,散发着淡淡的栗香。只是可能老人不懂得萎调,所以茶叶有些碎。

  老人告诉我,她叫芳芳,是民国11年生人,娘家姓覃,现在别人都叫她芳奶奶。民国11年就是1922年,这么算来,她已经99岁了。但她说自己能够砍柴,担水。对此,我一点也不怀疑。


分享到:
    
               
                     地  址:杭州市莫干山路    电  话:0571-98765432

                      传  真:0571-12345678    联系人:李经理

     手  机:18888999988       邮  箱:oywl@yahoo.cn    邮  编:300009    蒙ICP备19000057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