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标志
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您好,您已登录!  进入会员中心  退出登录
全站搜索
新 闻
文章搜索
鹤轩 | 我毫无希望地爱着你
作者:快乐草原网    发布于:2020-09-01 07:38:58    文字:【】【】【



  有风吹过。


  鹤轩,河南焦作人,一颓废又热烈的女子。她说:“我是西西弗斯推着的石头,永远不会到达终点;我是偏执狂,请宽恕我。”



  |  我毫无希望地爱着你

  我在家徒四壁的房间等你归来
  从一刻开始等到一刻结束
  在以后的岁月中
  将不再经历这样的时刻
  它像一支箭
  紧钉在黄昏的心脏上
  天色已晚
  窗外的霓虹坚守着嗜血的诺言
  我没有打开灯
  我太单薄
  需要一块无字的石碑倚靠


  |  月 光

  “我毫无阅历,毫无准备”
  我只要这一夜
  打开所有的毛孔
  饮啼血的句子
  让所有的白都泛着红晕
  让我的荒凉不再荒凉
  你是我流水般的爱情
  欲望的房子,疼痛的尖叫
  生命的归宿
  你洞悉我全部秘密,你
  散发着让人眩晕的桂花香
  我,把灵魂扔了出去


  |  无 题

  下雨了,告诉我
  还有刮风
  对了,下雪也告诉我
  我要扶着自己,关上门窗
  我还要对你说
  我爱你是真实的
  也是疼痛的
  我常费尽心机
  燃烧一场大火,或
  掀起滔天巨浪
  甚至
  像空着的杯子,狠狠地
  无声无息


  |  燃烧的雪

  阿里,此刻我陷入了巨大的眩晕
  体验着一种危险的,接近亢奋的幸福
  那无垠的洁净与荒芜
  像羞涩的少女
  像差一点一脚踩空
  像伸出手就能触摸到的冰凉的温暖
  我甚至希望它是妖艳的
  可我发不出声来
  我的眼睛怕是着了火
  我感觉到了灼热的疼痛
  我需要走过去,不,奋不顾身地奔赴
  我要谈一场不荒唐的恋爱
  可是,我已看不见你



  |  花知语

  一只空瓶子,在房屋一隅静默着
  我不能说服,或者阻碍它
  它让自己丢失
  它空空地等待着一些简单的,细碎的
  光滑的事物
  而我,哭着走近它,又哭着离开
  它不接受我的枝蔓,以及,香
  它走过时间,白白燃烧着,腐朽着
  直到彻底疲惫,彻底干净


  |  哦,上帝,让我能够听从自己

  我有着渴望的心
  深潭般的眼睛
  以及
  不能停息的脚步。为此
  我一次次爱上荆棘,风暴,危崖
  爱上不止的旅途
  可是,上帝,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让我拥有那么多必然的纠缠与终结

  破败的衣服险些丢失
  自信心一次次发出求救的信号
  我早已成了盐柱
  可你还要我憧憬最后的稻谷
  我必须等待大海轰隆隆的燃烧
  等待礁石开出花来
  等待不进入轮回的彻底解脱

  哦,上帝,让我能够听从自己
  且,毫无障碍


  |  我没有告别,只是害怕你消失

  正午到凌晨,白颈鸦成群结队
  从一座坟墓飞到另一座坟墓
  你用稻草的手递给我一瓣彼岸花
  食物,和刀子
  我想起的是菩提
  是枯骨上闪耀的磷火
  是重新活过来,成为你的众生

  我没有告别,只是害怕你消失
  只是想让你放任我
  成为你的废墟
  成为你偶然回头时,感到温暖的
  一扇窗
  当风围绕森林奔跑,让黎明把你唤醒
  让你感觉不到暴力
  尽管那时天上还挂着满月
  尽管满月是你留给我的
  空空的思念
  尽管满月是我不能诉说的寥落

  我没有告别,只是害怕你消失
  可我没有确凿的证据
  只能用哑默的声音,在万籁俱寂的夜里
  为你唱一首太阳的歌





  |  你的正午我的凌晨

  我应该是等待着的,等待你放牧的羊群
  荡漾的水波,爬满青藤的石阶
  以及走进你视线的豹子
  和光滑的蛇

  我应该是等待着的,等待你绿色的海藻
  结满红果的灌木,不停旋转的风塔
  无法准确描述的琉璃
  还有你长出的巨大翅膀,和
  不能飞翔的,安静的悲哀

  我应该是等待着的,等待你
  稻草的手编织的,五颜六色的梦
  你放飞的,写满祝福的黄气球
  安静地躺在书桌上的一朵雏菊
  你微笑着的,盛满了忧伤的眸子

  我用满怀的不能诉说的思念
  为你种植玫瑰,我的唇压在绿色的枝桠上
  并不打算开放
  我试着寻找一种平静的方式,将欲望
  变成无用又无害的东西
  长出月亮的花朵,开在铺满阳光的路上
  让我能够接受这一切
  左手解救自己,右手打上死结
  并且,不为此遗憾


  |  而这一切,都不能轻易结束

  硕大的月亮呈现哭泣般的红色
  道路,桥梁,村庄,庙宇被覆盖
  没有一间屋子亮着灯光
  里面的人也许睡着了
  也许打开窗户等待着梦的降临
  此时,我听到了贝斯一声接一声的呼喊
  她含混不清地唤着母亲
  像久别重逢,或是永远的告别

  大海里有什么?_?多么无聊的话题
  我只是看到,浪花,一朵朵绽放
  一朵朵消失
  瞬间完成生命的轮回,而镀上光阴的石头
  被钉在一个冷寂的地方
  悲哀地接受华丽的赞美
  太多蠕动的生命,都有着死亡般的触觉
  它们坐在空空的黑暗里
  不去遥想一棵树的幼芽
  更不幻想成为轻盈的星星,或者
  一道光滑的弧线

  哦,看呐,看呐
  多么令人欢欣鼓舞
  稻草终被赋予神奇的力量
  能够在坚硬的时间上
  刻下亲爱的名字。而这一切
  都不能轻易结束


  |  暗 火

  让我感觉并抛弃我长久以来的冷漠、无常
  让我忽略背后的主宰
  让我看到以前的时间和以后的时间
  让我感到羞辱与可耻
  让我看到绝望的黑色燃烧成灰烬,风
  也带走了枯萎的空气
  让我继续向往星星的眼睛
  和一朵花的嘴唇
  让我触摸到早上的初阳,透明的晨露
  和爱人云霞般的羞涩
  让我能够再次欢喜,并产生
  绽放般的美好


  |  我的沮丧如断崖

  我那么狂热地追求爱情
  而它总给我走不到尽头的路
  和虚无一样经不起推敲的誓言
  它给我一个人徒劳的喧嚣
  落寞的等待
  一次次深思熟虑的梦境
  以及自己与自己的邂逅和约定
  它让我的死亡自尽
  让我像宗教一样爱着虚无
  “你占据我的一切视觉
  而我没有多余的眼睛”*
  我的沮丧如断崖
  我已经相信宿命
  相信彼岸花,一生的疼痛

  注:*艾莉·狄金森语


  |  盛大的交响乐响起

  哦,不要说话
  让我们感觉那超过语言的力量
  那是太阳与海水的亲吻
  是星群的飞翔
  是一条走过的,和未走的路的遇见
  是冬天的寒流被冻结
  是一阵脚步覆盖另一阵脚步
  是失明的眼睛看到了天空
  是森林的叶片与鸟儿的歌唱
  是经过跋涉抵达的幸福的痛苦

  哦,不要说话
  时间那么紧迫
  让我们手握贝壳
  让硕大的泪,滴在咸的盐巴上
  让我们不再衡量得失
  让我们感觉到光芒与魔力
  让深邃的秘密被揭晓
  让我们为了这一切
  不惜被上帝夺走生命之水

  可我还是看到了你离去的背影
  周围是太阳与月亮交织的光线
  而你,像个盲人
  踩着干枯的花瓣,泛白的草
  死去的蛇
  不再流淌的小河
  沉睡的沙漠
  掉落的星星的碎片,无声
  离去


  |  我们省去了对话

  “我把自己拆解成骨头、血肉、心跳
  拆解成不能返回的童年
  拆解成虚无,和与虚无唱对台戏的火焰”①

  尽管这样,我还是穿着华丽的袍子
  无聊地搬弄是非
  我发起一场战争,让自己先输后赢
  我规划并预设许多障碍
  个人的,多元的,破碎的
  凌乱的,模糊的
  像个孩子拿着父亲的一块手表
  将它还原成一堆无法重新组合的零件
  像爱着的幸福,猛然发现它的丑陋
  像站在亲人的坟头,对着灿烂的阳光
  突然憎恨起来
  我坚持着仰望
  等待内心闪耀的星星,陷入
  永久的黑暗

  注:①哑石的《拆解》


  |  我为我的热情心生悲哀


  “一颗树孤僻地活着,没有见证地开花
  像不被接受的献祭,呈在神明的圣坛前”*
  我为我的热情心生悲哀
  如果抛弃那份无谓的“忠诚”
  也许并不会产生毁灭
  那颗欲望的稻草
  要不要试一下?
  坍塌的时间的废墟,已被耽搁多日
  如果内心孤独,就不必拿着刻刀
  雕琢微笑
  置身人群会怎样?
  沉甸甸的颓败感一定会光顾你
  不要再幻想黑色的粒子
  能穿透光阴的城堡
  退回你的国
  获得你拒绝的自由与残缺的圆满

  注:*选自西班牙诗人塞尔努达诗句




  |  阿什塔尔的面具

  我们的爱还没有诞生前
  我就准备了阿什塔尔的面具
  我从未使用过我的心
  以至于你总不能把我看清
  我诱惑你又拒绝你
  就像你干渴时给你晨露
  又再次让你饥渴
  你不能确定我的爱憎
  也不知道该如何打开窗牖
  你终于要改变你的意愿了
  这可能是“不许”
  你准备一路落魄
  像一棵树要燃烧成灰
  你抬起沉重的眼皮,却没有望我
  你的喉咙不再发出一个音符
  那曾经是美妙的歌声
  你将要不带告别的离开我
  哦,我永远的爱人
  我要用颤抖的唇告诉你一切
  是你把我看作了陌生人

  注:阿什塔尔,近东一带古代民族崇拜的司掌爱与美的女神。


  |  孔明灯

  “突然我看见寒冷的、为白嘴鸦愉悦的天穹
  那似乎是冰在焚化,而又显现更多的冰”

  我们被赠予重逢,在呼啸的松林
  每一根松针刺激着我们的皮肤
  还有我们短暂的愉悦
  你把面具拿下
  袒露给我黑洞洞的,装满了河流的眼睛
  你看不见我燃烧的惊讶。风,静止
  雪,压了下来

  此刻,我把你留下的衣服与被褥,翻晒一遍
  还要合上你打开而一直不翻看下一页的书
  茶杯里的残茶实在不能喝了
  那扇窗,怎么办才好?关,还是不关?
  我犹豫不决

  你要柔软,要妥协,要学会不使用自尊心
  要学会像蛇一样爬行
  远离坚硬的,包括竹子、斧头、枪
  白色的流淌的蜜

  从这个冬天开始,我就开始囤积粮食
  而我告诉你的,你不能拒绝领悟
  尽管,我说了许多
  尽管,我什么也没说


  |  忧伤的二月

  我看到我睁着失明的眼睛
  坐在合欢树下悲伤
  斧头与锯子散落一旁
  我两手伸出,举过头顶
  我感觉我的头发,正在一点点
  变白
  而我并不发出尖叫

  这是忧伤的二月
  许多蛰伏,正在苏醒
  而更多的事物开始衰败
  那淙淙的小河
  一路哭泣地流走
  地上干枯的藤蔓
  也不再
  努力发芽
  我也不想拿起一枚鹅卵形的石头
  放在胸口

  我进不去光亮的眼睛看到
  无名的小花
  一朵一朵地,开
  一朵一朵地,落
  我看到,路,到了尽头
  又出现了新的路
  我看到,手指松开
  又遇到新的握住
  我看到,体内的锈
  反反复复被体内的刀
  磨成红色
  我看到,雨,下了又停
  天,晴了又雪

  我喜欢这样的没完没了
  没有尽头
  喜欢这样不结束的缠绕
  如同太阳追逐着月亮
  而月亮
  深陷黑夜


  |  相遇,是天长日久的冒险


  走廊空空荡荡,许多声音在这里站立
  我是理智残存的人
  对于你的绝望与抵抗
  以及不自觉的反复
  我用沉默做答


  我等待着与你一样的,完全的孤单
  和清高的降临
  等待着许多的不苏醒
  并在等待中,试图获取你的
  知识和认同


  最后一块冰融化在水中
  我不刻意寻找一朵娇羞的桃花
  也不伸手摘取一枚青果
  面对石头,我藏起剪刀
  面对剪刀,我藏起布


  我用最大毅力体会残忍与庸常


  |  像我们不曾相遇


  晚霞像流动的黄金
  覆盖了低矮的房屋,破败的院落
  废弃的花园
  我放下手稿,望着这一切
  你已走远,而我
  还留在原地
  堆积着的黄沙,从指缝流过
  我们的梦想
  再长不出一片森林,甚至
  一棵小草
  糟糕的事情会继续发生
  但我们不再失眠
  不再徒劳地寻找彼此
  不再说如果
  我们,已走出风暴中心


  |  我们,不再盲目


  后来,我们说到了冬天
  说到了没有星星的夜晚
  我们掏出身体的灯盏
  一些僵硬的事物,开始起死回生
  包括谋害我们的企图


  平行的轨道无限延伸
  蒲公英松开了拥抱的臂膀
  雨,冲刷着蒙着灰尘的窗牖
  更多茂密的森林,和诱惑的萤火虫
  占据了我们的眼睛


  在这个燃烧的六月
  绿色的音乐响起,河流歌唱
  天使舞蹈,玫瑰
  无尽地开放
  而我们的语言,陷入了彼此的深渊
  没有谁能无尽地宽恕,漂浮不定的云彩
  和带着毒汁的嘴唇


  |  烟


  他坐在我对面
  像看我,也像看我身后的风景
  他的眼神,有些暧昧
  有些心灰意冷
  他吐着好看的烟圈
  “它们,一个连着一个”
  我没有起伏的声音让他的呼吸
  急促起来


  “我不是正常人
  我喜欢的女人,也不是
  我对她从来没有友情,可她好看的眼睛
  时刻让我不得安宁
  我要求她是我唯一的女人
  她花朵的唇只能印在我光洁的额头
  可这个罂粟般的女人
  一边答应着我,一边与其他男人眉来眼去
  我真的不是正常人
  她的所作所为我居然能够容忍
  直到她离开我,如船只离开港口
  再也没有音讯”
  他弹落一截烟灰,眼睛充满兴奋
  “如果你愿意
  至今我叫不上名字的陌生的朋友啊
  请代替她,回应我的热烈
  当然,还有我恶狠狠的报复
  我将不计前嫌,送你一幢豪华别墅
  和一张宽大的双人床
  不过,还有满园带刺的玫瑰”


  他自言自语着,并不要我回答
  那些缥缈的烟圈
  缓慢旋转上升,我清晰地感觉到
  他像一枚燃烧的紫月亮
  苦涩的火焰,正努力撕开黑夜的缺口
  做又一次毫无意义的逃亡


  |  我需要一只鸽子轻微的注视


  我曾忘记了许多美好的事物
  却存留了被伤害的记忆
  仿若我手捧一把金灿灿的谷粒抛向鸽群
  它们啄食后,飞走了
  这让我看起来有些失落和沮丧
  我是想留住它们的
  可它们只在我欣喜的眼神中逗留了一会儿
  我甚至来不及看清它们羽毛上有多少起伏的波纹
  深秋午后,我与一位茫然的陌生人
  走在安静的人行道上,哦
  他应该靠近了我一点。我微微笑了
  感觉阳光泪滴一样闪烁在我的睫毛上
  我的孤独不够强大,需要无意识的温暖
  需要一只鸽子轻微的注视


分享到: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读诗有感
               
                     地  址:杭州市莫干山路    电  话:0571-98765432

                      传  真:0571-12345678    联系人:李经理

     手  机:18888999988       邮  箱:oywl@yahoo.cn    邮  编:300009    蒙ICP备19000057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