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标志
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您好,您已登录!  进入会员中心  退出登录
全站搜索
新 闻
文章搜索
伟人一项特殊命令,打包调走三野4位主将
作者:快乐草原网选    发布于:2021-01-13 10:41:08    文字:【】【】【

  伟人一项特殊命令,打包调走三野4位主将

  开辟新战场,谁来横刀立马

  1949年10月2日,新中国成立的第二天,刚刚出任共和国外交部长的周恩来,收到了一封特殊的来电:

  “特通知阁下:苏联政府决定建立苏联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之间的外交关系,并互派大使。”

  这是一颗定心丸,更是一则天大的喜讯。与苏联的建交,意味新中国真正跨出了迈入国际舞台的第一步,开启了一段完全独立、自主的外交篇章。

  在苏联之后,保加利亚、罗马尼亚、朝鲜、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等十几个社会主义阵营的国家也相继与中国建立正式的外交关系。整个10月份,外交部成为了这个国家最为忙碌的地方。

  但常言道“有国必有交,有交必有使”,而让总理最为发愁的是,他的手中并没有那么多预备的外交官可以去国外担任大使。“另起炉灶”是当时最根本的外交政策,这也意味着原先的那些旧政府的外交官不可能进行留用。要在短时期内寻找并培养起一批信仰坚定、能力出众的新外交官,并不容易。

  关键时刻,还是主席一锤定音:

  “外交干部要首先从军队中调,那些将军们经历过战争的考验,是最靠得住的。”

  让战将脱下戎装换西装,驰骋外交场,这样的人事任用,在世界历史上都难寻先例,可谓是十足的妙手高招。就这样,由主席亲自拍板,总理点将,一封封紧急调令从北京发往了仍在征南讨北的各大野战军中。

  一石激起千层浪,解放战争临近尾声,各大战场都势如破竹,让那些打得正过瘾的将军们此刻离开军队,无异于有些“强人所难”。而正在扫荡东南沿海的第三野战军,其司令部就几乎被前来“求情”的将军们踏平了门槛。

  三野是各大野战军中秀才气最足的一支,军中不乏文武双全之才。包括司令员陈毅,此时就正在上海担任市长,用笔杆子和枪杆子打着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而在不久之后,陈老总也在总理的号召下奔赴了外交战线。

  这次调任的名单上,一共有4位三野的将领,且都是兵团级和军级主将:

  袁仲贤(三野代参谋长、第8兵团政委)

  姬鹏飞(三野第7兵团副政委)

  谭希林(三野7兵团副司令员、32军军长)

  韩念龙(33军政委)

  “国家有需要,将军无选择”

  姬鹏飞是在接到调令的第一时间,就找到了当时三野的代司令员粟裕,想请老首长跟上面反应,让自己留在军队。

  姬鹏飞是解放军中最为稀缺的一类全才,他在宁都起义时就加入了红军,资历非常老。无论在军队还是地方工作时,都能够独当一面,军、政、群众组织工作一手抓。更为难得是姬鹏飞曾在冯玉祥创办的陆军医院学习,后来担任过红军和新四军时期的卫生部长,长期掌管真正的后方,堪称萧何之才。

  三野经略东南,离不开姬鹏飞。但粟裕同样明白,此时的外交战线更需要姬鹏飞这样的大才。他耐心开导这位老战友,说道:“你是军人。国家有需要,将军无选择啊!”

  这句话也真正说到姬鹏飞的心窝子里去了,因为是军人,所以他舍不得军队。但也正因为是军人,他需要为了国家义无反顾。思想上拨云见雾的姬鹏飞当即启程赴京。

  “执行命令,赶紧动身”

  韩念龙早年曾怀揣着200块大洋四处求学,在马君武创办的公学中攻读过美国经济,外语水准不错。抗日战争爆发后,韩念龙毅然选择投笔从戎,一直在新四军中负责政工和宣传工作。1945年日本宣布投降,但高邮日军仍负隅顽抗,妄想着等待天皇的反攻计划,卷土重来。8月15日,新四军在粟裕的指挥下发动高邮战役,取得大捷,使得高邮日军城防司令官岩奇大佐不得不同意向新四军投降。

  当时担任8纵政治部主任的韩念龙作为中方代表出面处理受降事宜,面对岩奇大佐各种无理和挑衅的条件,韩念龙力拍桌板,驳斥道:

  “想要得到安全,只有放下武器!无条件投降是你唯一可以选择的安全之途,除此之外的任何图谋皆无异于自取灭亡。”

  岩奇大佐被韩念龙的气势吓得目瞪口呆,只能收敛狂妄的态度,毕恭毕敬地献上日军花名册和军械、军需登记册,然后退到一旁看着韩主任审阅受降。

  作为解放军中为数不多参与过正式外交工作的将领,韩念龙也是总理亲自点的将。但因为同样舍不得军队,韩念龙也找到三野司令员陈毅求情,只求留在军中。

  但陈毅也懒得跟韩念龙讲道理,态度强硬地告诉他“废话少说,执行命令,赶紧动身,总理来电催了!”就这样,韩念龙几乎是被暴脾气的陈毅赶上了前往北京的汽车。

  “老虎的屁股摸一摸,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1949年4月,英国海军远东舰队“紫石英”号护卫舰无视第三野战军的警告,驶入长江交战流域,阻碍解放军发起渡江战役。三野特纵炮兵团忍无可忍,在没有接到命令的情况擅自开炮,友邻部队相继投入战斗,中英在长江之上爆发一场声势浩大的炮战。战斗中“紫石英”号重伤搁浅,前来支援的英军“伴侣”号和“伦敦”号也被我军击伤,落荒而逃。

  紫石英号事件轰动中外,丘吉尔甚至扬言要派航空母舰到远东进行“武力报复”。在之后的中英谈判中,时任三野第8兵团政委的袁仲贤作为代表在会上据理力争,斥责英方:

  “你们军舰侵犯中国内河及闯入中国人民解放军阵地的行为,是中国人民所不能原谅的!”

  从4月到7月,袁仲贤都始终坚守在谈判第一线,用最为强硬的姿态迫使在外交和军事上全面落于下风的英国人选择妥协,命令自己军舰尽快撤离。紫石英号事件是一场偶发事件,但这次局部战斗的影响却是历史性的,它宣告着自1840年以来,西方国家军舰可以随意进入中国内河的历史正式终结。这也是解放军历史上一次对外作战,而袁仲贤在外交上取得的胜利更是为这次事件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后来在前往外交部报道的第一天,老战友黄镇就打趣袁仲贤“袁参谋长,你和英国人打交道好几个月,干外交是老资格,给我们介绍介绍经验吧。”而袁仲贤爽朗答道:

  “不打不相识,不谈也不相识,老虎的屁股摸一摸,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后来主席接见将军们时,看到袁仲贤,热情招呼到“我认得你,湖南老乡嘛。”总理在一旁插话“他还是黄埔的呢,是陈赓的同学

  看着这些将军大使,主席万分感慨:

  “你们都是打仗的,同蒋介石打了十几年,你们没有逃跑,蒋介石反倒逃跑了。现在派你们出国工作,你们也不会跑掉。新中国也要办外交,我们要另起炉灶,完全靠自己,靠你们去实践,在实践中培养新一代的外交队伍。”

  而之后的历史也印证了主席和总理的慧眼识珠,三野的这批将军大使都成为了新中国外交战线上最为出色的一批奠基者和开创者。

  陈毅、姬鹏飞后来都担任过外交部长,韩念龙、袁仲贤也有过外交部副部长的经历,谭希林则是在出任捷克斯洛伐克大使4年任满后回到部队,并于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

  从将军到大使,不变的是一颗忠于国家的赤子之心。


分享到:
    
               
                     地  址:杭州市莫干山路    电  话:0571-98765432

                      传  真:0571-12345678    联系人:李经理

     手  机:18888999988       邮  箱:oywl@yahoo.cn    邮  编:300009    蒙ICP备19000057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