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标志
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您好,您已登录!  进入会员中心  退出登录
全站搜索
新 闻
文章搜索
浑水摸鱼
作者:快乐草原网选    发布于:2020-03-26 10:01:47    文字:【】【】【



  “致古斋古玩店”的新东家叫何大水,走街串巷打小鼓儿1出身。两年前他还胳肢窝夹包袱皮儿,四九城儿瞎转悠呢.....

  常言道:老在河边儿溜达怎能能不湿鞋?围着锅台转一辈子没听说不打碗的。

  大水身在古玩行儿,难道就碰不上、捡不着个“漏儿2”吗?那不就忒邪门儿了。



  机会吗,肯定是有滴 是等老天爷打喷嚏呢....

  说这话是宣统二年(1909年)的暑夏三伏天儿,老阳儿刚露头儿,街上人就热的找荫凉儿地方儿走。

  挨到下半晌儿,更是闷的没地儿躲没地儿藏的,恨不能找个地缝儿钻进去。

  顺烂面胡同北口儿问东 数武之遥3即是菜市口丁字街。丁字街是刑部处决死犯的地方儿,每回挨到那节骨眼儿,酒铺儿门口儿的高台阶儿上,老早就让那些爱看“热闹儿”的站严了——从这儿可以远眺仨地儿:北边顺治门4箭楼儿、东面儿虎坊桥儿、西头儿能影影绰绰瞧见彰义门5城门楼子。

  台阶儿上,一间门脸儿的小酒铺儿,屋地当间儿戳俩大缸。大缸里盛的是酒,一块漆上红油的木拍子 盖在缸沿儿上权当桌子。   微信公众号:芥末老酒  love-bj1

  大水是高台阶儿酒铺儿的常客,天天儿天干的是:打着小鼓儿走街串巷收古董。一天几个时辰溜达下来,打道回府前 这地方儿是他难得喘口气的地方儿。

  这两天大水挺反常:小鼓儿不打了、包袱皮也不夹着了,成天坐酒铺儿门口儿台阶儿上“望天儿”....

  怎么了这是?什么事情教大水发这么大愁呢?

  正这工夫儿,丁字街北边儿的顺治门外大道上,走过来一溜儿长长的出殡队伍。好大的阵势!前边儿吹鼓手都过了上斜街东口,后面儿的棺材还没从城门洞儿露头儿呢。

  大水那俩眼一下子睁圆了.....忽然觉着鼻子眼儿里一阵钻脑门儿的刺痒,不由得猛吸了一口凉气,身子冷不丁冲后一仰——也就刚仰到七八成儿,一股邪劲儿又摆他往前拽了去....啊..切~~。

  好家伙!要不是大水胳膊腿儿利落,非打高台阶儿上蛰下去不可....微信公众号:芥末老酒  love-bj1

  喷嚏打出来,大水立马儿觉着神清气爽,有心再打一个,可再怎么往鼻子眼儿里灌凉气,也他妈没有了....

  大水站起身紧了紧裤腰带,又唿撸唿撸屁股上的浮土, 然后大步流星地朝送殡队伍走了过去。

  久在京师居住的人,都知道京城的红白事有满、汉两套规矩,各有各的路数。明眼人一里地开外,是满、是汉就能猜个八九不离十。

  汉人办丧事,队伍前头必有打幡、抱罐儿的。

  满人的丧仪队伍前头则是一对儿大门纛(音:道,意:大旗),后头跟着八面“驱力5(满语,意:小旗)”。

  打喷嚏前一瞬间,大水就瞧出来了:这是一套“满式丧仪”。

  大门纛上绣蟠龙,颜色(shair)儿是据主家在“八旗”所属旗份儿定,纛旗外沿锯齿口镶花边儿,丈二的杆子一撑,配上后随的八杆驱力,那真是八面威风,十面的牛气轰轰。



  华盖伞是杠房给阔家主儿撑面儿镇物儿,老百姓叫它“弯把儿伞”。据说:伞把儿微成弯脖儿,是怕碰着皇上脑袋。原来是皇上出行时候遮老阳儿使的,也是皇家特许百姓使用的几宗御用品,为的是:让死者“西去”之际 一路风光。

  今儿杠房的吹鼓手也显着格外精神,一水儿二十锒铛岁儿的棒小伙儿。大鼓、大镲、大苏锣6敲的震耳欲聋,二人抬大瘪拉7锃明瓦亮,吹起来牛吼一般低沉。

  跟着过来奏“清音”的 是一拨和尚,笙、管、笛、萧还裹着几架小云锣儿,让大水的耳朵踅微消停了一下儿。

  大水趁人不注意,在教军场边一个“路祭棚8”闪身钻进送殡队伍。

  往前没走多大一骨碌儿,就有人递过来一个白茬布的“孝帽子”—— 大水也不客气,往自个儿脑袋上一扣——立马成了送殡的家里人。

  前头撒纸钱儿的是北城圣手“麻三儿”,纸钱朝天上使劲儿一甩,怪不怪?砖头似的飞向天空,直到电线杆子往上那么老高 才花儿一样四下散开,借著小风儿漫天飞舞,观者无不称奇。  微信公众号:芥末老酒  love-bj1

  大水这会儿心里有事儿,作根儿就没顾上瞅这些东西一眼,汗塌儿里裹着的心疙瘩,像个兔子似的咚、咚、咚...一通儿乱蹦。

  他眯缝着那对儿老鹰似的眼睛,不时量度着烂面胡同儿北口跟自个儿的精确距离。虽然他已对附近了如指掌,但算计上稍有差迟,也一样会摆熬了好的“大菜锅”弄砸喽!

  他明白:离自个儿表演的舞台越来越近了....

  送殡队伍后头才是那口三十二人抬的大棺材,棺材外面儿有棺材罩儿,路人根本看不见棺材长什么样儿。棺罩儿形似一幢洋式小屋子,下大、上小,正中间凸起一个塔尖儿似的宝顶,让老阳儿一照,闪闪发光 十分耀眼夺目。

  棺罩儿用的是紫红的绸缎,刺绣着五彩花卉 金碧辉煌,转圆遭儿的镶边儿下垂,覆盖搭杠。

  两根儿一丈来长的横杠一前一后从棺木下横穿过去,再使一对儿更长的竖杠,纵向将横杠抬起 搭成一个“井”字。

  棺木四角各有八个壮汉 肩扛短杠,四八三十二人就把棺木四平八稳地抬起走人了。另有三十二名杠夫紧跟在棺木后头,随时准备倒肩儿换杠9。



  杠夫们身穿绿衣、黄裤,黑呢帽上插红缨。唯有“杠头儿”身着白孝服、戴官帽、穿官靴,手拿两根硬木棍儿,击棍儿(响尺10)为号,指挥所有杠夫——统一步调儿。不时听到杠头儿在提醒:左手蹬空(有坑)!右脚打滑(有泥)!

  这工夫儿 送殡队伍的前导卤簿11已从丁字路口朝西拐下去了,棺木周围的亲友为让队伍缓行慢点走,不时打赏钱以讨好杠夫们——有人赏钱,杠头儿即喊:本家赏钱三十吊!四姑奶奶赏钱二十吊!众杠夫齐声附和以示感谢,此起彼伏声震寰宇。   微信公众号:芥末老酒  love-bj1

  大水知道自个儿下手的时机就在眼前了,于是把孝帽子往下一摩挲 遮住半拉脸,脚底下一使劲儿 追到队伍前头去了。

  还是几天前的事情——烂面胡同北口儿,有个推车卖酸梅汤的小摊儿。四根儿竹竿儿撑着两幅阴丹士林布12,车上摆着汤桶、冰盆儿、大铜勺一应家伙什儿。

  摊子正当间儿的冰盆里墩着一个特号大海碗,海碗里盛着满满登登一下子酸梅汤。

  由此路过的大水站一边儿,眼珠儿快瞪出眼眶子了,上下左右仔细瞄着那个大海碗——心里悬一悬儿乐背过气去......弥陀佛,我的活祖宗,可不得了!那不正是个踏破铁鞋都找不着的大宝贝儿吗!

  大碗外头满布釉里红夔龙云雕花纹儿,颜色儿艳而不娇,纹饰看上去简约而不落俗套,堪称千载难逢的上乘之作!

  原本是要弄一碗酸梅汤的大水,不敢再往前凑合了。他凭多年鉴赏经验,已从十步开外作了初步鉴定——那是一只明.万历年间的釉里红大海碗。  微信公众号:芥末老酒  love-bj1


  说是碗,其实并非老百姓一日三餐的吃饭碗,而是皇家为祭祀摆放贡品的专用器皿。

  碗口直径将近一尺五六寸,好家活!拿它吃饭使? 谁端得动啊....

  这玩意儿,顶不济也得是:那座敕建13大庙里的东西——它怎么沦落到这步天地呢?

  大水的脑瓜儿风火轮儿似的飞转着——他得想个什么主意,连大海碗弄到手....

  他暗自琢磨:要是走过去直截了当说:给钱买这个大碗,照行话就是:一准儿“炸锅”。

  大水有点犯蒙了,迷茫中他一下儿记起了师傅说的话——遇事别慌,冷静一下再做道理 不迟....


  他这才独自坐在高台阶上,在自个肚子里开始编排:只有自个知道的“小戏法儿”。

  迎着送殡队伍过去,闪入其中,混一顶“孝帽子”戴——就是大水“小戏法儿”中的序幕——偌大送殡队伍,互不相识再正常不过啦。

  这时 整个儿送殡队伍都转上了奔彰义门的西行路上,山药知道该他上场了....

  他悄没声儿离开送殡队伍,返身朝路南的酸梅汤摊子走去。

  耳边厢锣鼓喧天唢呐齐鸣,所有想说话的人,不扯着嗓子嚷,对面儿就甭想听见。

  大水顶着个孝帽子,一溜小跑儿 循着荫凉儿疾步过来。“掌柜的,您这一大碗酸梅汤我都要了....都要了!”

  摊主老爷子把耳朵凑过来,眼睛却还在送殡队伍那边儿。

  “我们这堆人一人一口恐怕都分不过来,连大碗一块堆儿您都卖给我,拿走......”

  “什么?”老爷子手里俩铜盏儿一直没停下叮..呤!叮..呤!的敲击声....

  “连大碗都买了,拿去喝!”

  “拿去喝吧,您完事儿送过来......”山药一听凉了半截儿,——人家不卖。    微信公众号:芥末老酒  love-bj1

  他赶紧又抖了个机灵儿:“您瞅瞅这么多人,完事儿不定走出多老远那....”

  大水边说 边摸出两块大头14,啪!往摊子板儿上一拍“省着您不踏实,算我连碗一块买了!”



  老爷子一见 眼头喽拍过来两块现大洋,赶紧扭过脸儿不瞧那边儿的送殡队伍了,可叮..呤!叮..呤!的铜盏儿声却始终没有停。

  “多了爷们儿,连碗一块堆儿也使不了这么多......”

  “我们边喝边走,待会儿走远了,大热的天气我就不跑回来送碗了,劳您驾自个儿去再买一个新碗使吧......”

  老头儿一听也在理,况且两块大洋就算是一摞新大碗也买来了......何乐不为呢?

  “得活!听您的,两块大洋多了点儿......”


  大水一听这(zhei)话,心里立马乐开了一朵鲜花儿,端起那大碗酸梅汤一溜烟儿追着送殡队伍下去了......

  跑到一个背静地方儿,回头儿瞅瞅老头儿那边儿没什么动静儿。山药这才长出一口热气——自个儿先酎几口压压惊!孝帽子没用了,一把撸下来擩怀里,三步并两步闪到老墙根儿后头去了。    微信公众号:芥末老酒  love-bj1

  从老墙根儿到上斜街是个漫坡儿,大估姆儿也得一里多地,大水这阵儿跑的气喘吁吁,浑身上下都挼15(rua二声)啦。他一头扎进老芯儿馆16跟前儿的官茅房,假装如厕把半碗酸梅汤哗啦,一折了事。

  又把汗褟儿扒下来,连大海碗裹巴裹巴往胳肢窝底下一夹,小利17似的 沿墙根儿一溜小跑儿回到家里......

  大海碗刷洗过后,又找锦盒儿铺给做了个上乘锦匣,这么一捯饬可就不一样了——古玩行儿里在论(音:吝):人的衣服,马的鞍鞒,价钱当然不一样了。


  再后来大水以5000块大洋,把大海碗倒给了洋人弗格斯。两块大洋的本儿,净赚这堆钱自个儿干落,白捡的一样!

  按当时600大洋就能在南城置个两进大院套算,大水这笔买卖甭说吃三年,三十年也吃下来了....

  先前那位“夸”大水“老实巴交”,不宜干古玩行儿的人,才他妈是正经八百的老实巴交呢....


分享到:
    
下一篇: 昧火
               
                     地  址:杭州市莫干山路    电  话:0571-98765432

                      传  真:0571-12345678    联系人:李经理

     手  机:18888999988       邮  箱:oywl@yahoo.cn    邮  编:300009    蒙ICP备19000057号-3